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總是晴天

有人說,失去的總是最好的,也有人說「真愛」是需要一輩子尋找的,但是這段日子我卻發現「真愛」的定義是很難確定的。為了這兩個眩感的字,我和交往近十年的男友分手,而沒有多說其餘的理由。

只是直覺的以為他並不是我想像、以為的真愛,他聽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我最不喜歡他拿那樣的一朵笑容面對我,好像他是把我看穿了,一切是多麼了然於胸似的,我倔強的撇過頭去,硬是不願意看他的臉。

他這一陣子為了公司的一個案子,近一個月沒有好好的休息,整個人瘦的臉都尖了,我還記得他說過,如果這陣子忙完,他就要好好想和我結婚的事情了,「畢竟婚姻的承諾是一個男人對女人最尊敬的表態。」那時他是這麼說的,說的如此的純摯與認真,我看著他的臉,我幾乎一時的衝動要答應他,他臉上那單純的信仰讓我覺得感動,我相信他能夠讓任何一個要求不是那麼嚴苛的女子幸福,但是那個人不是我。

我陷在一種迷惘與蠱惑裡,我想要逃出去,不要平穩、不要安定,我要好好的愛一遍,陷入一種瘋狂的狀態,希望在愛與恨裡面能夠有一種落差很大的感覺,有那種驟然的歡樂與失落的情緒,而不是在總是晴天的平地走著一成不變的道路。

談到到分手的那一天,起初他的興到一直很好,談著他最近愈來愈順手的公事,他的笑容很濃,他一直以為人生就是這樣的,不曉得很多事情在暗中已經悄悄的偷換了。

我捧著馬克杯喝著一杯牛奶,香濃的泡沫沾上我的唇,他以為一切如常,摟著我的腰,想要吻我,我那麼急切的想要逃避,在慌亂中牛奶灑了他一身。

他的笑容稍減了,但還是很有耐性的看著我,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我並不看他,我堅持我的沈默,拿著一張紙巾在身上擦著。

「我真的很想念妳,這些忙碌的時間裡面,只要一有空檔我就會想到妳,想妳在做什麼?想妳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,會和我說什麼?我想......。」他瞪大眼睛看著我,我知道他一時間並沒有辦法意會到我在說什麼,他的嘴巴還有一絲絲微笑的殘痕。

「你聽懂了嗎?我要和你分手了。」他很安靜的聽著我所謂的理由,自己都覺得那些理由和想法,未免太做作和牽強了,如果他願意,他可以用一百個原因來把我駁回,但是他沒有,他只是安靜與了解的看著我,他的眼光一如過往的溫柔,他什麼都沒有說,甚至沒有用他的眼神來責備我。

「那麼沒有辦法可以挽回了嗎?」

「我想,目前是不可能了。」

「我是不是馬上要離開,留在這裡是否會讓妳討厭呢?」他的聲音仍是帶著笑意,但是我卻嗅到了心酸的氣味,在那瞬間我覺得我是依戀他的,依戀那種心酸的感覺,在愛情裡好像總是要受點苦才能夠顯出他的質感,那個時候的我真的是這麼想的。

他離開之後,我們就不再聯絡了,朋友之間傳起我們分手的流言,他都要急急出來解釋,他說只是他做不到我的要求,他還是會繼續努力,覺得一切還是會有希望的。他沒有來找我期待我回心轉意,他只是安安靜靜的等在那裡,也許現在我能夠了解他的情緒和忍耐,但當時我卻埋怨他的安靜和無求。

時間過去,對於愛情的理解讓我陷於一種更惶恐的境地。我和他就不聯絡了,沒有人相信十年的感情就這樣一筆勾消,我也不信,我總是以為在他的心裡永遠會佔著最重要的地位,只要我願意,永遠可以回到他為我預留的寶座,獨一無二的做著他心目的女王,我以為他一直思念著我,雖然我們兩個暫時沒有聯繫……。

與他分開的時間裡,斷斷續續和幾個男人交往,但是這樣的尋求讓我更加的疲倦與不耐,在夜半喝醉了酒我經常會不能抑制的大哭,打電話給朋友,「世界上究竟有沒有真的愛情……早知道是這個樣子,我當初為什麼要分手?」

朋友開始還能好言勤慰,時間一長她被我擾煩了,「那就回去呀!妳對他那麼有把握,那就再回去嘛!妳要的那種情緒可能只有在小說電影裡才會出現吧!現實生活裡,找一個疼你的人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開始我並不願意接受這種想法,我的堅持幾乎把自己都撕裂了。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?仍然以為真愛是需要好好的追尋的,他試圖聯絡我,但是我放棄了去見他的念頭,甚至在他的手機裡留言,要他從此忘了對我的念頭,他總是不知道他令人多麼的窒息,而我需要的是自由的呼吸。

幾天後他打電話來,聽到他的聲音,我刻意的噤聲,他安靜許久,輕輕嘆一口氣,原來我會讓你那麼的不樂,我很抱歉。」他掛上電話,從此兩人是真正的失去聯絡。

我帶走大部分的積畜到歐洲流浪大半年,但是發現再浪漫的地方,仍是一天天的過日子,吃飯、喝茶、曬太陽和睡覺,那時我慢慢體會最基本、最原始但也許是最好的。

在歐洲對於浪漫的耽溺中,我生病了,病因始終查不出來,總是微微的發燒,身上出著紅疹,終於我用盡了錢只剩機票,我回家了,家裡水、電、電話費全部因為沒有繳錢而停用了,我掙扎到巷口打公共電話給他,電話是他小妹接的,聽到我的聲音,她似乎很不自在。

「妳哥哥呢?」

「他搬出去住,他現在已經不住在這裡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靜芝姐,妳什麼都不知道嗎?哥上個月已經結婚了……」

我沒有說什麼,手放開了話筒,覺得心裡好多東西慢慢在融化,讓我無法再完整拼湊,原來人生有時候要的只是最簡單的東西。

總是晴天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陽光下,人們看不到黑暗的孤獨;
晴天中,人們不知暴風的淒厲∼∼愛在當下

 

感動行動成功的人生

 

心靈故事一   回首頁

※建議使用IE4.0以上版本瀏覽器,解析度設為800*600全彩,以取得最佳閱讀品質※

2001年06月1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