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 

第四十七回   云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

  一日船到塘沽,韋小寶、索額圖等一行人登岸陸行,經天津而至北京。韋小寶重入都門,當真是恍如隔世,心花怒放,飄飄欲仙,立刻便去謁見皇帝。康熙在上書房傳見。韋小寶走到康熙跟前,跪下磕頭,還沒站直身子,心下猛地里悲喜交集,忍不住伏在地下放聲大哭。

  康熙見韋小寶到來,心中有一大半歡喜,也有一小半惱怒,心想:“這小子無法無天,竟敢一再違旨。這次雖派他差使,卻也要好好懲戒他一番,免得這小子恃寵而驕,再也管束他不住。”豈知韋小寶一見面竟會大哭,康熙心腸卻也軟了,笑道:“他媽的,你這小子見了老子,怎么哭起來?” 韋小寶哭道:“奴才只道這一生一世,再也見不著皇上了。今日終于得見,實在是歡喜得緊。”康熙笑道:“起來,起來!讓我瞧瞧你。”韋小寶爬起身來,滿臉的眼淚鼻涕,嘴角邊卻已露著微笑。

  康熙笑道:“他媽的,你這小子倒也長高了。”童心忽起,走下御座,說道:“咱們比比,到底是你高還是我高。”走過去和他貼背而立。韋小寶眼見跟他身高相若,但皇上要比高 矮,豈能高過了皇上,當即微微彎膝。

  康熙伸手在兩人頭上一比,自己高了約莫一寸,笑道: “咱們一般的高矮。”轉身走開几步,笑問:“小桂子,你生了几個兒子女兒?”韋小寶道:“奴才不中用,只生了兩個兒子,一個女兒。”康熙哈哈大笑,說道:“這件事我可比你行了。我已有四個兒子,三個女兒。”韋小寶道:“皇上雄才大略,自然……自然這個了不起。”康熙笑道:“几年不見,你學問還是沒半點長進。生兒女的事,跟雄才大略有甚么干系?”

  韋小寶道:“從前周文王有一百個兒子,凡是好皇帝,兒子也必定多的。”康熙笑問:“你又怎么知道了?”韋小寶道: “皇上派奴才去釣魚,咱倆個好比周文王和姜太公。周文王的事,奴才自然要問問清楚,免得見到皇上之時,回不上話。” 這几年來康熙忙于跟吳三桂打仗,晝夜辛勞,策划國事,身邊少了韋小寶這個少年臣子說笑話解悶,有時著實無聊,此時君臣重逢,甚是開心,說了好一會閑話,問了他在通吃島上的生涯,又問起台灣的風土民情。

  韋小寶道:“台灣土地肥美,氣候溫暖,出產很多,百姓日子過得挺快活,得知皇上准許他們在台灣住下去,個個感激皇恩浩蕩,都說皇上是不折不扣的鳥生魚湯。”康熙點頭道: “施政以不擾民為先。百姓既然在台灣安居樂業,強要他們遷入內地,實是大大擾民。朝中大臣不明台灣實情,妄發議論,險些誤了大事。你和施琅力加勸諫,功勞不小。”

  韋小寶噗的一聲跪倒,磕頭道:“奴才多次違旨,殺十七八次頭都是應該的,不論有甚么功勞,皇上都不必放在心上。只求皇上開恩。饒了奴才性命,准許我在你身邊服侍。”

  康熙微笑道:“你也知道殺十七八次頭也是應該,就可惜你沒十八顆腦袋,否則的話,我定要砍下十七顆來。”韋小寶道:“是,是。奴才腦袋也不要多,只要留得一顆,有張嘴巴說話吃飯,也就心滿意足了。”康熙道:“這顆腦袋留不留,那得瞧你今后忠心不忠心,是不是還敢違旨。”韋小寶道:“奴才忠字當頭,忠心耿耿,赤膽忠心,盡忠報國。”

  康熙笑道:“你這忠字的成語,心里記得倒多,還有沒有?” 韋小寶道:“奴才心里只有一個忠字,自然記得多些,還有…… 還有忠君愛國,忠臣不怕死,怕死不忠臣,還有忠厚老實 ……”康熙道:“起來罷!你如忠厚老實,天下就沒一個刁頑狡猾之徒了。”

  韋小寶站起身來,說道:“回皇上:我只對你一個人忠心。對于別人,就不那么忠了,有時說不定還奸他一奸。奴才的性子是有點小滑頭的,這個皇上也明白得很。不過我對皇上講究‘忠心’,對朋友講究‘義氣’,忠義不能兩全之時,奴才只好縮頭縮腦,在通吃島上釣魚了。”

  康熙道:“你不用擔心,把話兒說在前頭,我可沒要你去打天地會。”負手背后,踱了几步,緩緩的道:“你對朋友講義氣,那是美德,我也不來怪你。聖人講究忠恕之道,這個忠字,也不單是指事君而言,對任何人盡心竭力,那都是忠。忠義二字,本來是一而二、二而一的。你寧死不肯負友,不肯為了富貴榮華而出賣朋友,也算十分難得,很有古人之風。你既不肯負友,自然也不會負我了。小桂子,我赦免你的罪愆,不全是為了你以前的功勞,不全是為了你我兩個自幼兒十分投緣,也為了你重視義氣,并非壞事。”

  韋小寶感激涕零,哽咽道:“奴才……奴才是甚么都不懂的,只覺得別人真心待我好,實在……實在不能……不能對他們不住。” 康熙點點頭,說道:“那羅剎國的攝政女王,對你也挺不錯啊。我派你去打她,卻又怎樣?”

  韋小寶嗤的一聲,笑了出來,說道:“她給人關了起來,險些兒性命不保,奴才教她鼓動火槍手作亂,奪到了大位,也算對得住她了。她派兵想來奪皇上的錦繡江山,可萬萬容她不得。這女人水性楊花,今天勾搭這個男人,明天勾搭那個,那是當不得真的。就可惜羅剎國實在太遠,否則奴才帶一支兵去,把這女王擒了來請皇上瞧瞧,倒也有趣。”

  康熙道:“‘羅剎國太遠’,這五個字很是要緊,只憑著這五個字,咱們這一戰可操必勝。羅剎國雖然火器犀利,騎兵驍勇,但他們遠,咱們近。他們萬里迢迢的東來,兵員、馬匹、火器、彈藥、糧草、被服,甚么接濟都不容易。現下我已派了戶部尚書伊桑阿前赴寧古塔,構筑璦琿、呼瑪爾二城,廣積糧草彈藥,又設置了十個驛站,使得軍需糧餉供應暢通,源源不絕。日前又傳旨蒙古,不許跟羅剎人貿易。再派黑龍江將軍薩布素廣遣騎兵,見到羅剎人的糧草車輛,就放火燒他媽的,見到羅剎兵的馬匹,立刻就宰他媽的。”

  韋小寶大喜,說道:“皇上如此調派,當真是甚么甚么之中,甚么千里之外,這一戰已經勝了七八成。” 康熙道:“那也不然,羅剎是大國,據南懷仁說,幅員還大過了我們中國,決計不可輕敵。我們如打了敗仗,遼東一失,國本動搖。他們敗了卻無關大局,只不過向西退卻而已。 因此這一戰只許勝不許敗。你倘若敗了,我就領兵出關親征。第一件事,便是砍你的腦袋。”說這句話時聲色俱厲。

  韋小寶道:“皇上望安。奴才項上人頭若是不保,那也是給羅剎兵砍下來的,決不能讓皇上來砍。”康熙道:“你明白這一節便好。兵凶戰危,誰也難保必勝。我只是要你萬萬不可輕忽,打仗可不是油腔滑調之事。”韋小寶恭恭敬敬的道: “是。”

  康熙又道:“倘若單是行軍打仗,本來也不用你去。不過這次跟羅剎國開仗,并不是想滅了他,只是要他知難而退,不敢來侵我疆土,也就是了。因此須得恩威并濟,要他們感恩戴德,兩國永遠和好。如果一味殺戮,羅剎國君主老羞成怒,傾國來攻,我們就算得勝,那也是兵禍連結,得不償失。能和則和,不戰而屈人之兵,才算上上大吉。你如能說得羅剎國攝政女王下令退兵,兩國講和,才是大大的功勞。” 韋小寶道:“奴才見到羅剎兵的將軍之后,將皇上的聖諭向他們開導,再要他們帶話去給羅剎國攝政女王。”

  康熙道:“我曾傳了好几名西洋傳教士來,詳細詢問羅剎國的歷朝故實、風土地理、軍政人事……”韋小寶道:“對,對。皇上這是知他又知自己,百戰百勝。”康熙微微一笑,說道:“那些教士都說,羅剎人欺善怕惡,如一味跟他說好話,他們得寸進尺,越來越凶,須得顯點顏色,讓他們知道咱們不好惹。因此咱們一面出動大軍,諸事齊備,要打就打,另一面卻又顯得咱們是禮義之邦,中華上國,并不隨便逞強欺人。”

  韋小寶道:“奴才理會得。咱們有時扮紅臉,拔刀子干他 媽的,有時又扮白臉,笑嘻嘻的摸他几下。就好比諸葛亮七擒孟獲,要叫他輸得服服帖帖,從此不敢造反。” 康熙嘿嘿一笑,道:“這就是了。”韋小寶見他笑容古怪,一轉念間,已明其理,笑道:“就好比萬歲爺七擒小桂子,叫奴才又感激又害怕,從此再也不敢玩甚么花樣,小桂子又好比是孫悟空,總之是跳不出萬歲爺這如來佛的手掌心。”

  康熙笑道:“你年紀大了几歲,可越來越謙了。你如要跳出我的手掌心,我可還真的抓你不住。”韋小寶道:“奴才在皇上的手掌心里舒服得很,又何必跳出去?” 康熙道:“平吳三桂的事,說來你功勞也是不小,那一趟事你沒能趕上。現下我派你統帶水陸三軍,出征羅剎。雅克薩城筑于鹿鼎山,我封你為三等雇鼎公、撫遠大將軍。武的由都統朋春、黑龍江將軍薩布素、寧古塔將軍巴海助你,文的由索額圖助你。咱們先出馬步四方,水師五千,倘若不夠,再要多少有多少。一應馬匹軍需,都已齊備。璦琿、寧古塔所積軍糧,可支大軍三年之用。野戰炮有三百五十門,攻城炮五十門。這可夠了嗎?”

  康熙說一句,韋小寶謝一句恩,待他說完,忙跪下連連磕頭。康熙道:“羅剎國在雅克薩和尼布楚的騎兵步兵不過六千。咱們以七八倍兵力去對付,那是雷霆萬鈞之勢了,只盼你別墮了我堂堂中華的國威才好。”韋小寶道:“這一仗是奴才代著皇上去打的,咱們只消有一點小小挫折,也讓羅剎國人給小看S一擔,但匾上有沒有字終究還分得出來,不禁一怔。

  康親王笑道:“韋兄弟,皇上對你的恩澤,真是天高地厚。那一年你伯爵府失火焚毀,你又不在京里,皇上得知之后,便派做哥哥的給你另起一座府第。聖旨中沒吩咐花多少錢,只說一應費用,內庫具領。這是皇上賞你的,做哥哥的何必給皇上省銀子?自然是從寬里花錢,兄弟,你瞧瞧,這可還合意嗎?”說著捋須微笑。

  韋小寶急忙道謝。從大門進去,果然是美輪美奐,跟康親王府也差不了多少,眾官嘖嘖稱贊,盡皆艷羨。康親王道:“這座府第起好很久,一直等著兄弟你來住。只是不知皇上如何加恩,要封你甚么官爵,因此府上那一塊匾額便空著不寫。這‘鹿鼎公府’四個字,便請咱們的李大學士大筆一揮罷。”

  李雷是保和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,各大學士中資歷最深,是為首輔,當下也不推辭,提筆恭楷寫了“鹿鼎公府”四個大字。從吏捧了下去,命工匠鑄成金字,鑲在匾上。 當晚鹿鼎公府中大張筵席,款待前來賀喜的親貴大臣。鄭克u、馮錫范等台灣降人也送了禮來,卻沒親身道賀。送走賓客后,韋小寶又開家宴,七位夫人把盞慶賀。韋小寶說起要帶雙兒隨同北征,其余六位夫人一齊不依,說他太過偏心。韋小寶只得花言巧語,說是皇上降旨,知道雙兒到過羅剎國,懂得羅剎言語,是以派她隨軍效力。六位夫人只得罷了。好在雙兒為人溫柔謙和,和六位夫人個個情誼甚好,大家也不妒嫉于她。只建寧公主自忖以皇上御妹的身分,金枝玉葉,居然還及不上一個出身微賤的小丫頭,心中著實氣惱。不過七位夫人平時若有紛爭,其余六人一定聯盟對付公主。建寧公主人孤勢單,韋小寶又不對她回護,近年來氣焰已大為收斂,輕易不敢啟舋。

  次日韋小寶命雙兒取出鄭克u當年在通吃島上血書的借據,請了多隆來,交給了他。多隆大喜,說道:“既有親筆借據,咱們石頭里也要榨出他油來。鄭克u這小子要是膽敢賴債不還,咱們御前侍衛和驍騎營軍官不用在京里混了。” 此后數日之中,康熙接連宣召韋小寶進宮,給了他一張極大的地圖,如何進軍、如何接仗、如何圍城、如何打援,一一詳細指示,用朱筆在圖上分別繪明。

  韋小寶道:“這一仗是皇上親自帶兵打的,奴才甚么也不敢自作主張,總之是遵照皇上的吩咐辦事就是。否則的話,就算打了勝仗,皇上也不喜歡。”

  康熙微笑點頭,韋小寶這一番話深合他心意。他小時學了武藝,無法施展,只有與韋小寶扭打為樂,其后不斷派遣韋小寶出外辦事,在內心深處,都是以他為自己替身之意。韋 小寶年紀比自己小,武功智謀,學問見識,無一及得上自己,他能辦得成功,自己自然更是游刃有余。想起明朝正德皇帝自封為威武大將軍鎮國公,親自領兵出征,也只是不甘寂寞、要一顯身手而已。康熙作事自不會如正德皇帝這般胡鬧,卻從派遣韋小寶辦事之中,內心得到了滿足。當年吳三桂造反,他是身經百戰的猛將,非同小可,必須以大臣宿將對付,倘若讓韋小寶領兵,必定敗事。這一仗打了數年,康熙雖不親赴前敵,但每一場戰役都詢問詳明,其中利弊得失,無不了若指掌,于實戰之中學會了兵法。此時和羅剎國開仗,事無巨細,均已籌划妥善,大軍未出都門,便已料到此戰必勝,比之當年對付吳三桂時的戰戰兢兢,那是不可同日而語了。

  韋小寶出征在即,不敢再去招惹天地會的兄弟,心想: “皇上不叫我去滅天地會,那是他向我投降,已給足了我面子。我如不識相,又去跟李力世、徐天川他們聚會,給皇上知道了,卻來舊事重提,這是韋小寶搬了石頭來砸自己的腳,做人既蠢笨無比,又太不光棍。”

  欽天監擇定了黃道吉日,大軍北征。是日康熙在太和門賜宴。午門外具鹵簿,陛下張黃幄,設御座,陳敕印,王公百官會集。康熙升座。撫遠大將軍鹿鼎公韋小寶率出征官朋春、薩布素、郎坦、林興珠等,運糧官索額圖等上前跪倒。內院大臣奉宣滿蒙漢三體敕書,授大將軍敕印,頒賜衣馬弓刀。出征將官分坐金水橋北,左右奏樂,陳百戲。康熙命大將軍進御前,面授方略,親賜御酒。大將軍跪受叩飲,都統、副都統等繼進,皇帝命侍衛賜飲,然后命百官遍飲眾軍,賜金錢布匹。百官眾軍謝恩,大軍開拔。康熙親送出午門。大將 軍及眾官跪請回駕。然后水陸大軍首途北征。

  眾大臣眼見韋小寶身穿戎裝,嬉皮笑臉,那里有半分大軍統帥的威武模樣?素知此人不學無朮,是個市井無賴,領兵出征,多半要壞了大事,損辱國家體面,但知康熙對他寵幸,又有誰敢進諫半句?不少王公大臣滿臉堆歡,心下暗嘆。正是:丞相魚魚工擁笏 將軍躍躍儼登壇

  韋小寶奉皇帝之命辦事,從來沒此次這般風光,心中的得意,那也不用說了,知道這一次事關重大,在軍中強自收斂,居然不敢開賭,途中無聊之際,也不過邀了几名大將來擲几把骰子,輸了喝酒而已。

  不一日,大軍出山海關,北赴遼東。這是韋小寶舊游之地,只是當年和雙兒在森林中捕鹿為食,東躲西藏,狼狽不堪,那有今日出關北征的威風?其時秋高氣爽,晴空萬里,大軍漸行漸北,朔風日勁。這一日離雅克薩城尚有百余里,前鋒何佑至大營稟報:斥堠兵得當地百姓告知,羅剎兵四出擾民,殺人放火,奸淫捕掠,無惡不作,每過十余日便來一次,預料再過數日,又會出來劫掠。

  韋小寶早得康熙指示機宜,吩咐大軍扎營不進,命何佑統率十個百人隊,在離雅克薩城三十里外分頭埋伏。如羅剎軍大隊到來,便深伏不出,避不交兵,遇到小隊敵軍,則或殺或捉,盡數殲滅,一個都不許放了回城。何佑接令而去。過得數日,這天上午,隱隱聽得遠處有火槍轟擊之聲,此起彼伏,良久不絕,料得先鋒已在和羅剎兵交戰。到得下午, 何佑派人至大營報捷,說道殲滅羅剎兵二十五人,俘擄十二個。韋小寶得報大喜。傍晚時分,前鋒將所俘擄的十二名羅剎兵送到大營來。

  韋小寶升帳,親自審問。那十二名羅剎兵聽得韋小寶居然會說羅剎話,大為駭異,然而人人都十分倔強,說道中了埋伏,清兵人多,勝得毫不光采。韋小寶大怒,叫過兩名羅剎兵來,從懷中取出骰子,說道:“你們兩個擲骰子!”

  這擲骰之戲,西洋自古便有,埃及古墓中所發掘出來的,和中國骰子即無分別,羅剎兵倒也是玩慣了的。兩名羅剎兵相顧愕然,不知這清兵的少年將軍搞甚么花樣,便依言擲骰。兩粒骰子,一個擲了七點,一個擲了五點。

  韋小寶指著那擲了五點的羅剎兵道:“你輸了,死蠻基!” 羅剎語中,“死蠻基”是“死亡”之意。他轉頭吩咐親兵: “拉出去砍了!”四名親兵將那羅剎兵押到帳口,一刀殺死,呈上首級。余下十一名羅殺兵一見,無不臉色大變。韋小寶指著另外兩名羅剎兵道:“你們兩個來擲骰子。”那兩名哪里還肯擲骰,不約而同的道:“我不擲!”韋小寶道: “好,你們不擲。”對親兵道:“兩個都拉出去砍了!”頃刻間又殺了兩人。

  韋小寶又指著兩名羅剎兵道:“你們兩個來擲。”兩人知道倘若不擲,立時便死,擲一把骰子,倒還有一半逃生的機會。一人戰戰兢兢的拿起骰子,正待要擲,另一名羅剎兵伸手搶了過去,對韋小寶道:“我跟你擲!”神色極為傲慢。韋小寶笑道:“好啊,你竟膽敢向我挑戰。你先擲。”那 兵擲了個七點,韋小寶擲了十點,笑問:“怎么樣?”那兵神色慘然,說道:“我運氣不好,沒甚么好話。”韋小寶道:“你來到我們中國,殺過多少中國人?”那兵昂然道:“記不清了,少說也有十七八個。你殺我好了,我反正也不吃虧。”韋小寶吩咐將他砍了,指著另一名羅剎兵道:“你來擲。”

  那兵拿了骰子,手臂只發抖,兩粒骰子一先一后跌在桌上,竟是十一點,贏面已很大。韋小寶想玩花樣擲個十二點,那知疏于練習,手法不靈,兩粒骰子的六點不是向上,卻一齊向下,變成只有兩點。他一怔之下,哈哈大笑,說道:“我贏了!”那兵忙道:“我是十一點,你只兩點,怎么是你贏?” 韋小寶道:“這次點子小的贏,點子大的輸。”那兵不服,說道:“自然是點子大的贏,我們羅利國向來的規矩是這樣的。” 韋小寶扳起了臉,說道:“這里是中國地方,還是羅剎地方?” 那兵道:“是……是中國地方。”韋小寶道:“既然是中國地方,自然照中國規矩。誰叫你們到中國來的?下次我到羅剎地方的時候,再跟你擲骰子,就照羅剎規矩好了。你死蠻基!”轉頭對親兵說:“拉出去砍了!”

  他又叫了一名羅剎兵出來。那兵倒也精細,先要問個明白:“按照中國規矩,這一次是點子大的贏,還是點子小的贏?” 韋小寶道:“按照中國規矩,是中國人贏。中國人的點子大,就算大的贏﹔中國人點子小,就算小的贏。”那兵氣忿忿的道: “你橫蠻得很,不講道理。”韋小寶道:“你們羅剎兵到中國來,殺人搶劫,不是我們中國人到羅剎來殺人搶劫。到底是羅剎人橫蠻呢,還是中國人橫蠻?”那兵默然。韋小寶道:“快擲,快擲!”那兵道:“反正是我輸,還擲甚么?”韋小寶道:“不 擲,死蠻基!死蠻基!”

  他再叫一名羅剎兵出來。那兵身材魁梧,長了滿臉須子,大聲道:“中國小子,你不用玩鬼花樣,爽爽快快將我殺了便是。這一次你們人多,埋伏在雪地里,突然涌將出來,贏了也不光采。我們羅剎國大兵到來,將你們一個個都殺了。”韋小寶道:“你給我們捉住,輸得不服,是不是?”那兵道:“自然不服!”韋小寶道:“倘若咱們人數一樣,面對面的交鋒打仗,你們一定贏的,是不是?”

  那兵傲然道:“這個自然。我們羅剎人一個打得贏五個中國人,否則的話,我們也不到中國來了。我跟你賭,你們派五個人出來跟我打。你們贏了,就殺我的頭,倘若我贏,立刻放了我。”這人是羅剎軍中著名的勇士,生具神力,眼見韋小寶帳中的將軍親兵個個比他至少要矮一個頭,以一敵五,自己贏面也是甚高。

  雙兒一直坐在一旁,這時聽得他言語傲慢,便道:“羅剎人,沒用。中國女人,也勝了你。”說著走過來,站在韋小寶身邊。那兵見她身材纖小,容貌美麗,忍不住笑了出來,說道:“你要跟我比武?”韋小寶吩咐親兵割斷綁住他雙手的繩索,微笑道:“好雙兒,叫他見識見識中國女人的厲害。”那兵道:“中國女人,會講羅剎話,很好,很好。”

  雙兒的羅剎話比之韋小寶差得遠,說起來辭不達意,不愿跟他多講,左手揮出,向他臉上虛晃一掌。那兵急忙仰頭,伸手來格。雙兒右腿飛出,拍的一聲,踢中了他小腹。那兵吃痛,大吼一聲,雙拳連發。他是羅剎國的拳擊好手,出拳迅速,沉重有力。雙兒看出厲害,閃身躍到他背后,一招 “左右逢源”,啪啪兩聲,在他左右腰眼里各踢一腳。那兵痛得蹲下來,叫道:“你用腳,犯規,犯規!”原來羅剎人比拳,規定不得出腳。

  韋小寶笑道:“這是中國地方,打架也講中國規矩。” 雙兒叫道:“羅剎的,我也贏。”閃身轉到那兵身前,右拳往他小腹擊去。那兵伸手擋格。雙兒這一拳乃是虛招,不等他擋到,右拳縮回,左拳已向他胸口。那兵又伸臂來格。雙兒左一拳、右一拳,連發十二拳,拳拳皆是虛招,這在中國武朮中有個名目,叫作“海市蜃樓”,意謂盡皆虛幻。只因每一招既不打實,又不用老,自比平常拳法快了數倍。

  那兵連擋數下,都擋了個空,哈哈大笑,說道:“女孩子的玩意,不中用……”一言未畢,啪啪兩聲,左右雙頰已連吃了兩掌。那兵大聲叫喊,雙臂直上直下的猛攻過來。雙兒側身避過,右手食指倏出,已點中那兵右邊太陽穴。那兵一陣暈眩,晃了兩晃。雙兒躍身起來,手掌斬出,已中那兵后腦的“玉枕穴”,這是人身大穴,那兵雖然粗壯,卻也支持不住,扑地倒下,再也爬不起來。

  韋小寶大喜,攜住雙兒的手,在那兵腦門上踢了一腳,問道:“你服不服了?”那兵迷迷糊糊的道:“中國女人……使妖法……是女巫……”韋小寶罵道:“臭豬,甚么妖法?拉出去砍了!你們這些羅剎兵,哪一個不服的,再出來比武?” 余下五名羅剎兵面面相覷,眼見這大力士都已輸了,自己絕非對手,誰都不敢說話。韋小寶道:“你們認輸投降,就饒了不殺,否則就來跟我擲骰子。大家按照中國規矩,贏得我的就活,輸了的就死蠻基!”說著右手一揮,作個砍頭手勢。 五兵均想:“按照中國規矩,不管擲出甚么點子都是你贏。”便有一兵躬身道:“投降!”韋小寶喜道:“很好!拿酒肉來,賞他吃。”親兵去后帳端出一大碗酒、一大碗肉,松開了那兵綁縛,讓他吃喝。

  羅剎國氣候嚴寒,人人好酒。韋小寶雖不喜飲,軍中所備卻是極品高粱,一端出來便滿帳皆香。余下四名羅剎兵一聞到酒香,早已饞涎欲滴,待見那兵喝得眉花眼笑,更是心痒難搔,一個個說道:“投降,投降!要喝酒。”

  韋小寶吩咐將四兵松綁,令親兵取出四份酒肉分給他們。羅剎兵吃喝過后,猶未饜足,韋小寶吩咐各人再賞一份。五名羅剎兵喝得醉醺醺地,手挽著手唱起歌來,唱了一會,想到死里逃生之余,居然有此大吃大喝之樂,都向韋小寶躬身道謝。

  此后數日,先鋒何佑不斷解來虜獲的羅剎兵,多則十六七名,少則一兩名。這些俘虜和最先投降的五名晤談之后,得知若和大清將軍擲骰子必死無疑,投降了卻有酒肉款待,當下人人降服。這些羅剎兵本來都是亡命無賴,不是小偷盜賊,便是被判流刑的罪犯,十之八九是無惡不作之徒,東來冒險,誰都不存好心。初時殺害中國平民,十分順利,便均存了鄙視華人之意,是以雖被俘,仍然傲慢自大。直到韋小寶斬了數兵立威,其余的才知道厲害。這些蠻橫之輩欺善怕惡,眼見對方更蠻更惡,便只有乖乖的投降了。

  這時總督高里津已奉蘇菲亞公主之召,回莫斯科升任高職。雅克薩的統兵大將名叫圖爾布青(Alexi Tolbusin)。羅剎兵小隊出外劫掠,連日不知所蹤。圖爾布青派人打探,始 終不見回報,情知不妙,當下點起城中一半兵馬,共二千余眾,親自率領,出來察看。

  圖爾布青一路行來,不見敵蹤,見到中國人的農舍住宅,便下令燒毀,男女百姓,一概殺了。行出二十余里,忽聽得馬蹄聲響,一隊軍馬沖來。圖爾布青喝令隊伍散開,只見一隊清軍騎兵縱馬奔到,約有五百來人,紛紛放箭。圖爾布青哈哈大笑,說道:“中國蠻子只會放箭,怎敵得我們羅剎人的火槍厲害?”一聲令下,眾槍齊發,十余名清兵摔下馬來。

  清軍中鑼聲響起,清軍掉轉馬頭,向南奔馳。圖爾布青下令追趕,這隊清軍騎兵所乘的都是精選良馬,奔行甚速,一時追趕不上。追出七八里,只見前面樹林旁豎立一面黃龍旗,羅剎兵疾追過去,見是清軍的七八座營帳。羅剎兵火槍轟擊,營帳中逃出數十名清軍,射了几箭,便騎馬向南。羅剎兵前鋒沖入營帳,見清軍已逃得干干淨淨。

  圖爾布青下馬入帳,只見桌上擺著酒肉菜肴,兀自熱氣騰騰,地下拋滿了金錠、銀錠、錦衣、珠寶。圖爾布青大喜,說道:“這是中國蠻子的大將,匆匆忙忙逃走,連金銀也不及盡數攜帶。大家上馬快追!捉到蠻子大將,重重有賞。蠻子大將身邊攜帶的金銀珠寶一定極多,大家去搶啊!” 眾兵將見了金銀珠寶,便即你搶我奪,有的拿起桌上酒肉便吃,聽得主帥下令,大聲歡呼,涌出帳外,紛紛上馬,循著蹄印向東南方追去,沿途只見金錠、銀錠、刀槍、弓箭散在道旁。眾兵都說中國兵見到羅剎大軍到來,已嚇得屁滾尿流,連兵器也都拋下不要了。

  又追一陣,只見道上棄著几雙靴子,几頂紅纓帽。圖爾布青叫道:“中國蠻子的元帥將軍改裝逃命,多半扮成了小兵。可別讓他們瞞過了。”隨從道:“將軍料事如神,定是如此。” 圖爾布青吩咐收起靴帽,說道:“抓到了中國蠻子,不管他是小兵還是火案,叫他們都來試戴帽子,試穿靴子,試得合式的,多半便是大將。”部屬又一齊稱贊將軍聰明智慧,人所莫及。

  再追出數里,又奪到清軍一座營帳,只見地下除了金銀兵器之外,更有許多紅紅綠綠的女子衣裙,顏色鮮艷,營帳邊又有胭脂水粉、手帕釵環等女子飾物。眾兵將色心大動,齊叫:“快追,快追,中國蠻子帶著女人。”

  如此一路追去,連奪七座營帳,隱隱聽得前面呼喊驚叫之聲大起。圖爾布青站上馬鞍,取出千里鏡望去,只見數里外一隊中國兵正狼狽奔逃,旗幟散亂,隊伍不整。圖爾布青大喜,叫道:“追到了!”拔出馬刀,在空中連連虛劈,叫道: “沖啊!殺啊!”帶領兵將,疾沖而前,沿途見二十余匹清軍馬匹倒斃在路。眾兵將喜叫:“蠻子的坐騎沒力氣逃了!”拚命催馬,愈追愈遠,眼見清兵從兩山間的一條窄道中逃了進去。

  圖爾布青追到山口,見地勢險惡,微微一怔:“敵人若在此處設伏,那可不妙。”忽聽得前面山谷中有人以羅剎話叫道: “中國蠻子,你們投降了,很好,很好!”又有人叫道:“哈哈,這次中國蠻子可敗得慘啦。”正是本國官兵的語音,絕無差錯。圖爾布青大喜,當下更無疑慮,縱馬直入,后面二千余名騎兵跟進山谷。圖爾布青叫道:“前面是哪一隊的?你們在哪里?” 只聽得山壁后十余人齊聲應道:“我們在這里!中國蠻子兵投降啦!”圖爾布青叫道:“好極!”剛一提馬□,猛聽得背后槍聲砰砰大作。

  圖爾布青吃了一驚,轉過身來,只見山谷口煙霧□漫,左右兩邊山壁樹林中火光閃動,火槍一排排的放將下來。眾羅剎官兵齊聲驚呼。圖爾布青叫道:“掉轉馬頭,退出山谷。” 只聽得兩旁山壁上數千人大聲吶喊:“羅剎兵,投降,投降!”無數大石、擂木滾落,頃刻間便將山道塞住了。羅剎官兵擠在一條窄窄的山道之中,你推我擁,人喧馬嘶,亂成一團。清兵居高臨下,弩箭火槍,不住發射。

  圖爾布青暗暗叫苦,知道已中了敵人詭計,眼見后路已斷,只得拉轉馬頭,叫道:“大伙兒向前沖!”只沖出數丈,忽聽得砰砰巨響,炮彈轟將過來,打死了十余名士兵。圖爾布青只嚇得魂飛天外,那料到清兵火器如此犀利,而在這崎嶇的山道中又竟伏得有大炮。他急躍下馬,叫道:“棄了坐騎,集中火力,從來路沖出去。”

  羅剎兵紛紛下馬,從阻住山口的巨石大木上爬過去,后隊便向兩邊山壁放槍掩護。羅剎兵火槍的火力犀利,射程又遠,倒也打死了不少清兵。但清兵大炮不住轟來,勢道猛烈。數百名羅剎兵將剛爬出阻道的山石,突然轟隆一聲巨響,地底炸了上來,數百名將兵有的彈上十余丈,有的斷首折肢,血肉橫飛,僥幸不死的慌忙爬回。

  圖爾布青見前后均無退路,束手無策。一名軍官極是勇悍,率領了數十名敢死隊從北邊山壁上爬去,企圖殺出一條通路。但山壁陡削,又光溜溜地無容足之處,只爬上數丈,有 數十余名士兵摔將下來,非死即傷。山頂上清兵投擲石塊,將余下數十人盡數打落。那軍官摔得腦漿迸裂,立時斃命。這時清軍大炮又不住轟來,山壁間盡是羅剎兵慘呼之聲。眼見再過得一會,勢將全軍覆沒,圖爾布青叫道:“不打了,停火,停火!”但炮聲和眾兵將的呼叫將他聲音淹沒了。他身旁官兵齊聲大叫:“停火,停火!”余兵跟著叫喚。清軍停了炮火,有人以羅剎話叫道:“拋下火槍、刀劍,全身衣服脫光!”圖爾布青大怒,叫道:“只拋武器,不脫衣服!”清軍中有人叫道:“拋下火槍、刀劍,全身衣服脫光的,赫拉笑!出來喝酒。不脫衣服的,死蠻基!”圖爾布青叫道: “不脫衣服!”

  這句話一出口,隆隆聲響,清軍大炮又轟了過來。羅剎兵中有些怕死的,當即紛紛拋下刀槍,開始脫衣。圖爾布青舉起短銃,射死了一名正在脫衣的士兵,喝道:“脫衣服的都處死刑!”但在清軍猛烈的炮火轟擊之下,將軍的嚴令也只好不理了,十余名士兵全身脫得赤條條地,從阻路的山石上爬過去。兩邊山上清軍拍手大笑,大呼:“快脫衣服!”脫衣逃生的士兵越來越多,圖爾布青短銃連發,又打死了兩名,卻怎阻止得住?

  清軍大炮暫止,山壁頂上有人叫道:“要性命的,快快脫光衣服過來。”這時羅剎兵將哪里還有斗志,十之八九都在解扣除靴。

  圖爾布青長嘆一聲,舉起短銃對准了自己太陽穴,便欲自殺。他身旁的副官夾手將他短銃搶下,說道:“將軍,不可以,老鷹留下翅膀,才可飛越高山。”這句羅剎成語,便是中 國話中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”之意。

  只聽得清軍中有人以羅剎話叫道:“大家把圖爾布青的衣服脫光了,一起出來,否則又要開炮了。”這句羅剎話說得字正腔圓,正是投降了的羅剎兵被脅迫而說的。

  圖爾布青怒不可抑,但見數名部屬瞪瞧著自己,顯然是不懷好意,伸手便去拔腰間佩刀。他手指剛碰到刀柄,背后一兵扑將上來,摟住他頭頸,五六名士兵一齊擁上,將他按倒在地,七手八腳,登時把他全身衣服剝得干淨,抬了出去。羅剎兵將每出去一名,便有兩名清兵上來,將他兩手反綁在背后,押著行出數里,來到一片空曠的平原上。這一役,二千余名羅剎官兵,除了打死和重傷的六七百人之外,其余一千八百余名都是雙手反綁,赤條條的列成了隊伍,秋風吹來,不禁簌簌發抖。

  清軍將圖爾布青押在羅剎兵隊伍之前站定。羅剎眾兵將本來人人垂頭喪氣、心驚膽戰,突然間見到這位平素威嚴苛酷的將軍變成這般模樣,都覺好笑,其中數十人見到主將光溜溜的屁股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笑聲越來越響,不多時千余官兵齊聲大笑。

  圖爾布青大怒,轉過身來,大聲喝道:“立──正!笑甚么?”他身上一絲不挂,兀自裝出這副威嚴神態,更是滑稽無比。眾官兵平日雖對他極為畏懼,這時卻又如何忍得住笑?大笑聲中,突然炮銃砰砰砰的響了八下,號鼓齊奏,一隊清兵從后山出來,打著黃旗,列于東方,跟著又有三隊清兵,分打紅、白、藍三色旗號,分列南、西、北三方,將羅剎官兵圍在其間。羅剎官兵見清兵或執長槍、或執大刀、或 彎弓搭箭、或平端火槍,盔甲鮮明,兵器犀利,自己身上光無寸縷,更感到敵軍武器的脅迫,人人不再發笑,心中大感恐懼。

  清軍列隊已定,后山大炮開了三炮,絲竹悠揚聲中,兩面大旗招展而出,左面大旗上寫著“撫遠大將軍韋”,右面大旗上寫著“大清鹿鼎公韋”,數百名砍刀手擁著一位少年將軍騎馬而出。這位將軍頭戴紅頂子,身穿黃馬褂,眉花眼笑,賊忒兮兮,左手輕搖羽扇,宛若諸葛之亮,右手倒拖大刀,儼然關云之長,正乃韋公小寶是也。

  他縱馬出隊,“哈哈哈”,仰天大笑三聲,學足了戲文中曹操的模樣,只可惜旁邊少了個湊趣的,沒人問一句:“將軍為何發笑?”

  其時圖爾布青滿腔憤怒,無可發泄,早已橫了心,將生死置之度外,大聲罵道:“中國小鬼,你使詭計捉住了我,不算英雄。要殺便殺,干么這般侮辱我?”韋小寶笑道:“我怎么侮辱你了?”圖爾布青怒道:“我……我如此模樣,難道…… 難道還不是侮辱?”韋小寶笑問:“你的褲子,是誰脫下的?” 圖爾布青登時語塞,自己的衣服褲子都是給部屬硬剝下來的,似乎不能怪在這小鬼將軍頭上。他狂怒之下,滿臉脹得通紅,疾沖而上,便要和韋小寶拚命。韋小寶身邊四名親兵搶出,挺起長槍,明晃晃的槍尖對准了他身子。圖爾布青只得停步,不自禁的雙手擋在自己下體之前,雙方官兵眼見之下,笑聲大作。

  韋小寶道:“你既已投降,便當歸順大清,這就到北京去向中國皇帝磕頭罷!”圖爾布青道:“不降,把我斬成肉醬,我 也不降。”韋小寶提高聲音,問眾羅剎官兵:“你們投不投降?” 眾官兵都低頭不語。韋小寶指著西邊的白旗,叫道:“投降的軍官士兵,站到那邊去!”眾官兵呆立不動,有些官兵心中想降,但見無人過去,便也不敢先去。

  韋小寶道:“好,你們誰都不降。廚子出來!”親兵隊后走出十名廚子,上身赤膊,手執尖刀鐵簽,上前躬身聽命。韋小寶對圖爾布青道:“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‘霞舒尼克’,當年象在莫斯科吃過,滋味很是不錯,現下我又想吃了!”轉頭對十名廚子道:“做“霞舒尼克’”!十名廚子應道:“得令!” 便有二十名士兵推了十只大鐵爐出來,爐中炭火燒得通紅。羅剎官兵面面相覷,不知這中國將軍搗甚么鬼。

  韋小寶手一揮,便有二十名親兵過去拉了十名羅剎兵過來。韋小寶以羅剎話喝道:“割下他們身上的肉來,燒‘霞舒尼克’!” “霞舒尼克”是以鐵簽穿了牛肉條,在火上燒烤,是羅剎國的第一名菜。

  十名廚子走到十名羅剎兵身前,將手中閃亮的尖刀高高舉起,落將下來。十名羅剎兵齊聲慘叫。親兵將那十名羅剎兵拉到山坡之后,但見地下鮮血淋漓。十名廚子左手的鐵簽上這時已串上一條條肉條,拿到炭爐上燒烤起來。羅剎官兵相顧駭然,一片寂靜之中,但聽得炭火必剝作響,肉上脂油滴入火中,發出嗤嗤之聲。

  韋小寶叫道:“再拉十名羅剎兵過來,做‘霞舒尼克’”!二十名親兵又過去拉人。被拉到的十名羅剎兵中,有四人叫了起來:“投降,投降!”韋小寶道:“好,投降的拉到那邊。” 親兵將降兵拉到白旗之下,便有人送上酒肉。親兵又去隊里另拉四名。那四兵眼見投降的有酒肉享受,不降的身上被割下肉來,燒成“霞舒尼克”,雖沒見到所割的是何部位,但見清兵的眼光老是在自己的下體瞄來瞄去,征兆不妙之至,心驚膽戰之下,不由得也大呼:“投降!”先前倔強不屈的六兵這時氣勢也餒了,都叫:“投降。”

  既有人帶頭投降,余下眾兵也就不敢再逞剛勇,有的不等親兵來拉,便走到白旗之下。片刻之間,一千八百余名羅剎官兵都降了,只剩下圖爾布青一人,直挺挺的站在當地。韋小寶道:“你降是不降?”圖爾布青道:“寧死不降!”韋小寶道:“好!我放你回雅克薩。”吩咐洪朝率兵五百,護送他回雅克薩城。圖爾布青只道自己如此倔強,這清軍將軍必定要殺,居然肯予釋放,大出意料之外,說道:“你既放我,還了我衣服!”韋小寶笑道:“衣服是不能還的。”吩咐洪朝: “你將他送到雅克薩城下,傳我將令,暫停攻城,牽了這光屁股的羅剎將軍繞著城牆走上三圈,再放他入城。”

  洪朝接了將令,于清軍眾兵將吆喝笑鬧聲中,帶兵押著全身赤條條的圖爾布青而去。

  林興珠道:“請問大帥,既捉了這羅剎將軍,何必又放了他?這中間奧妙,還請大帥開導。”韋小寶笑道:“今日咱們打了這大勝仗,你可知用的甚么計策?”林興珠道:“那是大帥的神機妙算,屬下佩服得五體投地。”韋小寶搖頭道:“這不是我的神機妙算,是皇上安排下的巧計。皇上說道,當年諸葛亮七擒孟獲,計策很好,吩咐我學上一學。你看過‘七擒孟獲’的戲沒有?就算沒看過戲,總聽過說書罷?諸葛亮 叫魏延出戰,只許敗,不許勝,連敗一十五陣,讓孟獲奪了七座營寨,引他沖進盤蛇谷,然后火燒藤甲兵。咱們今日使的,就是諸葛亮的計策。”諸將盡皆欽服。

  韋小寶又道:“皇上心地仁慈,說諸葛亮火燒藤甲兵太過殘忍,以致折了壽算。羅剎兵倘若投降,就饒了他們性命。” 副都統郎坦道:“若不是大帥使那‘霞舒尼克’之計,割了十名羅剎兵的肉來燒烤,嚇得他們魂飛魄散,這些羅剎兵強悍之極,只怕也不肯投降。這條計策,可勝過諸葛亮了。”韋小寶笑道:“十名廚子身上早藏好了十條生牛肉,只不過在十名羅剎兵大腿上割了几刀,割得他們大叫大嚷。炭爐子里燒烤的卻是上等牛肉,滋味如何,眾位不妨嘗嘗。”眾將縱聲大笑,吩咐廚子呈上十條牛肉“霞舒尼克”,割切分食,果然又香又嫩,簽是美味。

  眾將又問:“大帥既已捉到敵酋,卻又放他回去,是不是也要七擒七縱,叫他從此不敢再反?”韋小寶道:“那倒不是。這件事我在北京時也請問過皇上。我說皇上是鳥生魚湯,寬大為懷,咱們要不要也學諸葛亮,捉到了羅剎元帥,放他七次?皇上說道:這就不對了。學諸葛亮須得活學活用,不能死學死用。孟獲是蠻子的酋長,他說不反,就永遠不反了。咱們捉到的只是羅剎元帥將軍,他說不反,是不管用的。羅剎國的沙皇和攝政女王又會另派元帥,提兵來侵犯我疆界。”眾將點頭稱是。韋小寶道:“雅克薩守兵凶悍,炮火厲害。咱們倘若殺了羅剎元帥,城中官兵會另推統帥,更加狠打。現下我們剝光了這羅剎元帥,牽著他繞城三周,城里的羅剎兵從此瞧他不起。他沒了威風,以后發號施令,就不大靈光了。”

  諸將齊聲稱是,林興珠問道:“是皇上吩咐,要剝光了那敵酋的衣服褲子嗎?”韋小寶哈哈大笑,說道:“皇上哪能這么胡鬧?皇上只要我想法子長咱們自己官兵的志氣,滅羅剎兵的威風。皇上說道:羅剎兵長得又高又大,全身是毛,好似野人一般,火器又十分犀利。上陣交鋒之時,我軍見到他們的蠻樣,多半心中害怕,銳氣一失,打勝仗就難了。皇上說:‘小桂子,你花樣多,總之要我軍上下,大家瞧不起蠻子兵。’我想來想去,也沒甚么好法子,有一晚,忽然想到了我小時候賭錢的事。”

  諸將均想:“你小時候賭錢,怎么跟羅剎兵有關了?” 韋小寶微笑道:“我小時候在揚州跟人家賭錢,賭品不好,贏了銀子落袋,輸了只管混賴,要打架就打,我也不怕。有一次卻給人整得慘了,那贏家捉住了我,剝下我褲子抵數,讓我光著屁股回家,大街之上人人拍手嘻笑。從此以后,我的賭品便長進了不少。”諸將一齊大笑。韋小寶笑道:“皇上說,打仗之道要靈活變化,皇上只能指示方略大計,真的干起來要我自己動腦筋。我想當年我小小年紀,也怕人家剝褲子,這些羅剎兵豈有不怕之理?果然褲子一剝,大家都乖乖的投降了。”諸將齊聲稱贊,大為佩服。有的人心想:“這剝褲子的法子,連《孫子兵法》中也沒有的。這一條‘韋子兵法’,倒也厲害。”

  當下韋小寶命羅剎降兵穿戴清兵衣帽,派一名參將帶領兩千清兵,押解降兵到北京去向皇帝獻俘。營中留下二十名大嗓子降兵,以備喊話之用。大營中的師爺寫了一道表章,說道撫遠大將軍韋小寶遭依皇上御授方略,旗開得勝,羅剎兵 仰慕中華上國,洗心歸順,實乃我皇聖德格天,化及蠻夷云云。

  當晚韋小寶大犒三軍。次晨親率諸軍,來到雅克薩城。但見城頭煙火□漫,城內城外雙方軍士喊聲震天,槍炮聲隆隆不絕。攻城主將朋春入營稟報:城中炮火猛烈,我軍攻城士卒傷亡不少。韋小寶道:“咱們架起大炮,轟他媽的。”朋春傳下令去,不多時東南西北炮聲齊響,一炮炮打進城去。但羅剎人經營雅克薩已久,工事構筑十分堅固,兵將都躲在堅壘之中。清軍大炮雖多,炮火轟坍了不少房屋,然羅剎兵堅守不出,倒也奈何他們不得。

  攻得數日,何佑率領一千勇士,迫近爬城,城頭上火槍一排排打將下來,清兵登時給打死了三四百人。朋春眼見不利,鳴金收兵。羅剎兵站在城頭拍手大笑,更有數十名羅剎兵拉開褲子向城下射尿,極盡傲慢。黑龍江將軍薩布素大怒,親自率軍攻城。城頭上一排槍射下,薩布素中槍落馬,清軍登時亂了。城門開處,數百名羅剎兵沖將出來。林興珠率領藤牌手滾地而前,大刀揮舞。羅剎兵忙縱躍閃避。這隊藤牌兵是林興珠親手教練的,練熟了 “地堂刀法”,在地下滾動而前,左手以藤牌擋住敵人的火槍鉛子,右手大刀將羅剎兵的腿一條條斬將下來。圖爾布青見情勢不妙,忙下令收兵。林興珠將薩布素救了回來。薩布素右額中彈,幸好未深入頭腦,受傷雖重,性命無礙。這一仗雙方各有損折,還是清軍死傷較多。

  韋小寶帶了軍醫,親去薩布素帳中慰問療傷,又重賞林 興珠。下令退軍五里安營,當晚在帳中會聚諸將,商議攻城之法。諸將有的說藤牌兵今日立了大功,明日再誘鬼子兵出城,以藤牌兵砍其鬼腳﹔有的說鬼子兵折了銳氣,只怕不敢出戰,不如筑起長壘,四下圍困,將他們活活餓死﹔更有人說大可挖掘地道,從地底進攻。

  地道攻城原是中國古法,這句話卻提醒了韋小寶,想起雅克薩城本有地道,當年自己便曾在地道之中,抱住赤裸裸的蘇菲亞公主,如今她已貴為攝政女王,執掌羅剎國軍政大權,自己卻在這里跟她部下的兵馬打仗。又想:“倘若這時候她在雅克薩城中親自指揮,我從地道里鑽進城去,爬上她床,一呀摸,二呀摸,摸得她全身酸軟,這騷貨非大叫投降不可。” 眾將眼見韋小寶沉吟不語,臉露微笑,只道他已有妙計,當即住口,靜候大帥吩咐,哪料得到他此時卻在想如何撫摸蘇菲亞公主全身金毛的肌膚。只見他雙目似閉非閉,喃喃道: “騷得很,有勁,吃她不消。”眾將面面相覷,又聽大帥道: “他媽的,一腳把我從床上踢了下來。”眾將更摸不著頭腦,只聽他又道:“這羅剎騷貨雖然厲害,老子總有對付她的法子。” 朋春道:“大帥說得是。羅剎鬼子再厲害,咱們總有對付的法子。”

  韋小寶一怔,睜開眼來,奇道:“咱們,你也來摸?”隨即哈哈大笑,說道:“對啦,對!那地道太窄,只能容一個人爬進去,出口又在將軍房里,料來這時候也早給堵死了。咱們須得另外挖過。”眾將更不知所云。韋小寶站起身來,說道: “眾位將軍的計策都很妙,咱們青龍、白虎、天門通吃。明兒 一早,大家分別去筑長圍、挖地道,同時又放大炮,誘他們出戰,派藤牌兵去斬鬼腳。”眾將見自己所建議的計策都為大帥采納,欣然出帳。

  次晨拂曉,眾將各領部屬,分頭辦事。朋春督兵挑土筑圍,郎坦指揮放炮,巴海挖掘地道。洪朝率領五百士卒,向羅剎降兵學了些罵人的言語,在城下大聲叫罵。只可惜羅剎人鄙陋無文,罵人的辭句有限,眾兵叫罵聲雖響,含義卻殊平庸,翻來覆去也不過几句“你是臭豬”、“你吃糞便”之類,那及我中華上國罵辭的多采多姿,變化無窮?韋小寶聽了一會,甚感無聊。

  羅剎兵昨日吃了斬腳的苦頭,眼見清兵勢盛,堅守不出,躲在城頭土牆之后回罵。清軍大炮的炮彈射入城中,卻也損傷不大。當時的大炮火藥裝于炮筒之中,點火燃放,只是將鐵彈鉛彈射出,直接命中固能打得人筋折骨斷,但如落在地下,便不足為患。

  附近百姓十多年來慘遭羅剎兵虐殺,家破人亡的不知凡几,得知皇上發兵,來打羅剎鬼子,無不大喜若狂,這時有的提了酒食來慰問官軍,有的拿了鋤頭扁擔,相助構筑土圍。訊息傳將出去,連數百里外的百姓也都來助攻。圖爾布青在城頭上望將下來,但見人頭如蟻,紛紛挑土筑圍,城外一條長圍越筑越高,其勢已非被困死不可,只盼西方尼布楚城中的羅剎兵前來援救,內外夾攻,才有勝望。他哪知康熙早料到了這一著,已另遣一隊騎兵向尼布楚的羅剎兵佯攻,作為牽制。尼布楚城的守將,每日里也在盼望圖爾布青帶兵來援。

  羅剎兵槍炮可以及遠,清兵不敢逼近攻城。雅克薩是羅剎經營東方的基地,羅剎人野心勃勃,准擬占了黑龍江、松花江一帶廣大土地后,更向南侵,將整個中國都收歸版圖,要千千萬萬人盡皆臣服,成為農奴,因此雅克薩城牆堅厚,城中彈藥充足,糧草堆積如山,就是困守三年五載,也不虞匱乏。城中開鑿深井,飲水無缺。圖爾布青怕城里的中國人作亂內應,將中國男人都拉到城牆上殺了,將尸首拋下城來。城外中國軍民見了,無不憤恨叫罵。

  這時地道已漸漸掘到城邊。韋小寶心想鹿鼎山是皇帝的龍脈所在,要是掘斷龍脈,害死了康熙,可大大不妥,下令地道不可掘進城中,只須在地牆下埋藏炸藥,炸毀城牆,大軍便可沖入。這一日城中几口井忽然水涸,圖爾布青善于用兵,得報后凝神一想,料知敵軍在挖掘地道,以致地下水源從地道中流了出去,當下測定了方位,在清兵地道上施放炸藥,轟的一聲大響,將挖掘地道的清兵炸死了百余人,地道也即堵死。

  雅克薩城一時攻打不下,天氣卻一天冷似一天。這極北苦寒之地,一至秋深,便已冷得非同小可,到得冬季,更是滴水成冰,稍一防護欠周,鼻子耳朵往往便凍得掉了下來,至于指頭僵落,手腳凍腐,尤為常事。下得數天大雪,助攻的眾百姓已然抵受不住,紛向官兵告別,說道明年初夏開凍,再來助攻,又勸官軍南退,以免凍僵在冰天雪地之中。薩布素、巴海等軍官久駐北地,均知入冬之后局面十分凶險,倘若晚間遇上寒潮侵襲,一夜之間官兵凍死一半也非奇事。羅剎兵住在房屋之中,牆垣擋得住寒氣,清軍卻宿于 野外營帳,縱然生火,也無濟于事。于是向韋小寶建議暫行南退避寒。

  韋小寶心想皇上派我出征,連一個城池也攻不下,卻要退兵,未免太過膿包,猶疑得數天,始終拿不定主意。部將來報,有數十名傷卒受不住寒冷而凍死了。韋小寶正自氣沮,忽有聖旨到來。

  康熙上諭說道:“撫遠大將軍韋小寶出師得利,殊堪嘉尚。今已遣羅剎降將奉領大清敕書,前赴莫斯科宣諭羅剎君主,囑其罷兵退師,兩國永遠和好,比來天時嚴寒,兵將勞苦,露宿冰雪,朕心惻然。韋小寶可率師南退,駐璦琿、呼瑪爾二城休卒養士,來春羅剎兵如仍頑抗,不服王化,再行進軍,一舉蕩平。茲賜撫遠大將軍暨所屬將軍、都統、副都統以下官兵衣被、金銀、酒食有差。諸統兵將軍須遵體朕意,愛護士卒,不貪速功。王師北征,原為護民,而兵亦民也。欽此。” 韋小寶和諸將接旨謝恩。諸將都說萬歲爺愛惜將士,皇恩浩蕩,只是想到這一撤圍,不免前功盡棄,又都感可惜。傳旨的欽差到各營去宣旨頒賞,士卒歡聲雷動。

  次日韋小寶下令薩布素率兵先退,又令巴海與林興珠率軍斷后,羅剎兵如敢出城來追,便殺他個落花流水。羅剎兵見清兵撤退,城中歡呼之聲大作,千余名羅剎兵又站在城頭,向下射尿。韋小寶大怒,下令眾軍一齊向著城頭小便。清軍萬尿齊發,倒也壯觀。城上城下,轟笑聲叫罵聲響成一片。只是羅剎兵居高臨下,尿水能射到城下,清軍卻射不上去,這一場尿仗卻是輸了。城下遍地是尿,寒風一吹,頃刻間結成一層黃澄澄的尿冰。

  韋小寶這口氣咽不下去,指著城頭大罵。前來宣旨的欽差勸道:“羅剎兵野獸一般,大帥不必跟他們一般見識。”韋小寶道:“不行,輸得太失面子!”吩咐取水龍來。那水龍是救火之具,軍中防備失火,行軍扎營,必定攜帶。親兵拉了十余架水龍到來,韋小寶吩咐拖上土壘,其時江水結冰,無水可用,于是下令火案在大鍋中燒融冰雪,將熱水倒入水龍。韋小寶拉開褲子,在熱水中撒了一泡尿,喝令親兵:“向城頭射去!”

  眾親兵見主帥想出了這條妙計,俱都雀躍,一齊奮勇,扳動水龍上的杠杆,一放一壓,水管中的熱水便筆直向城頭射去。眾親兵大叫:“韋大帥賜羅剎鬼子喝尿!”

  熱水沖到,羅剎兵紛紛叫罵閃避。諸將有的暗叫:“胡鬧。” 有的要討好大帥,在旁大聲叱喝助威。只是天時實在太冷,水龍中的熱水過不多時便結成了冰,又得再加熱水。

  韋小寶興高采烈,自夸自贊:“諸葛亮火燒盤蛇谷,韋小寶尿射鹿鼎山。那是一般的威風!”副都統郎坦在旁贊道: “大帥這一泡尿,大大折了羅剎鬼子的銳氣。” 韋小寶突然一怔,雙目瞪視,呆呆的出神,“哇”的一聲大叫,跳了起來,哈哈大笑,叫道:“妙極,妙極!” 韋小寶吩咐擊鼓升帳,聚集眾將,問道:“咱們營里共有多少水龍?”掌管軍需的參將稟道:“啟稟大帥:共有一十八架。”韋小寶皺眉道:“太少,太少!怎么不多帶一些?”那參將道:“是!”心想:“軍營失火,并非常有,一十八架水龍也已夠了。”韋小寶道:“我要一千架水龍應用,即刻差人去附近城鎮征補,几時可以齊備?”

  當地是極北邊陲,地廣人稀,最近的城鎮也在數百里外,每處城鎮寥寥數百戶人家,居民貧窮困乏,未必就有水龍,要征集一千架水龍,那是決計無法辦到。那參將臉有難色,說道:“啟稟大帥:一千架水龍,在關外恐怕找不到,得進關去,到北京、天津趕運過來。”韋小寶怒道:“放屁!去北京、天津調運水龍,那得多少時候?打仗的事,半天也耽擱不起!” 那參將喏喏連聲,臉色大變,心想:“這一下我的腦袋可要搬家了。”

  那欽差坐在一旁,忍不住勸道:“大帥,你的貴尿已經射上了羅剎人城頭。這個……這個貴精不貴多,咱們這一仗已經贏了。以兄弟淺見,似乎可以窮寇……窮寇莫射了。” 韋小寶搖頭道:“不成!沒一千架水龍,辦不了這件大事。” 那欽差心想:“你這大帥忒也胡鬧,這射尿斗氣之事,偶一為之,開開玩笑,那也無傷大雅,豈能大張旗鼓的來干?少年皇帝愛用少年將軍,他們君臣投緣,旁人也不敢多嘴。但如鬧得太過不成體統,未免貽笑天下。”欲待再勸,卻聽韋小寶道:“眾位將軍,哪一位能想出妙計,即刻調到一兩千架水龍,那是莫大的功勞。”

  朋春道:“請問大帥,要這一千架水龍,是用來……用來射尿上城嗎?”韋小寶笑道:“咱們有了一千架水龍,如用來射尿上城,又怎有這許多人來拉尿?一百萬兵也不夠啊。”朋春道:“正是。屬下愚蠢得緊,要請大帥指點。” 韋小寶道:“剛才我見本帥的貴尿射上城頭,立即便結成了冰。倘若咱們用一兩千架水龍,連日連夜的將熱水射進城去,那便如何?”

  眾將一怔之下,腦筋較靈的數人先歡呼了起來,跟著旁人也都明白了,大帳之中,歡聲如雷。眾將齊叫:“妙計,妙計!水漫雅克薩,冰凍鹿鼎山!” 過得片刻,歡聲漸止,有人便道:“就算要到北京、天津去調,那一千架水龍也要連夜趕運過來。”當時便有數名副將、佐領自告奮勇,討令去征集水龍。洪朝職位低微,排班站在最后,這時躬身說道:“啟稟主帥:末將有個淺見,請主帥定奪。”韋小寶道:“你說罷!”洪朝道:“末將是福建人,家鄉地方很窮,造不起水龍,鄉村中失了火,大家便用竹筒水槍救火。那竹筒水槍,是用一根毛竹打通了,末端開一個銅錢大的小孔,另一端用一條木頭活塞插在竹筒之中。救火之時,將水槍的小孔浸在水里,活塞后拉,竹筒里便吸滿了水,再用力推動活塞,水槍里的水就射出去了。”

  韋小寶嗯了一聲,凝思這水槍之法。何佑道:“啟稟主帥,這水槍可大可小。卑職小時候跟同伴玩耍,用水槍射人,倒也有趣。就可惜這一帶沒大毛竹,要做大水槍,這等大竹筒也得過了長江才有。”

  韋小寶問洪朝:“你有甚么法子?”洪朝道:“末將心想,這一帶大毛竹是沒有的,大松樹、大杉樹卻多得很。咱們將大樹砍了下來,把中間剜空了,就可做成大水槍。”韋小寶道: “要剜空大松樹的心子,可不大容易罷?” 一名姓班的副將是山西木匠出身,說道:“啟稟主帥:這事倒不難辦。先將大木材鋸成兩個半□,每一□中間挖成半圓的形狀,打磨光滑,然后將兩個半□合了起來,木材中間 就是一個空心的圓洞了。兩個半□拼湊之時,若要考究,就用筍頭,如果是粗功夫,那么用大鐵釘釘起來也成了。”韋小寶大喜,叫道:“妙極!做這么一枝大水槍,要多少時候?”班副將道:“小將自己動手,一天可以造得一枝,再趕夜工,可以造得兩枝。”韋小寶皺眉道:“太慢,太慢。你到各營去挑選幫手,一起來干,你做師父,即刻便教徒弟。這是粗活,既不是新娘子的紅漆馬桶,也不是財主家的楠木棺材。水槍外的樹皮也不用剝去,只要能射水入城,那就行了。眾將官,馬上動手,伐木造水槍去者!”

  眾將得令,分帶所屬士兵,即時出發,去林中秧伐木材。同時分遣快馬,去向百姓征借斧鑿鋸刨等木工用具。關外遍地都是松杉,額爾古納河一帶處處森林,百年以上的參天喬木也是不計其數。清軍大軍出動,不到半天便伐了數千株大木材。軍中士兵本來做過木匠的有一百多人,班副將調集在一起,再找了四五百名手藝靈巧的士兵相助,連夜開工,趕造水槍。班副將將先造一枝示范,那水槍徑長二尺,槍筒有一丈來長,活塞末端裝了一條橫木,六名士兵分站左右,握住橫木一齊拉推。從水槍口倒入熱水后,班副將一聲令下,六名士兵出力推動活塞,熱水從水槍中激射而出,直射到二百余步之外。

  韋小寶看了試演,連聲喝采,說道:“這不是水槍,是水炮,咱們給取個好聽的名字,叫作……叫作白龍水炮。”取出金銀,犒賞班副將和造炮官兵,吩咐連日連夜趕造。圖爾布青見清軍退而復回,站在城領眺望,見清軍營中, 堆積了無數木材,心想:“中國蠻子砍伐木材,要生火取暖,如此看來,那是要圍城不去了。哼,再過得半個月,大風雪刮來,可有得你們受的了,火燒得再旺,也擋不了這地獄里出來的陰風寒氣。”他下得城來,命親兵燒旺了室中爐火,斟上羅剎烈酒,叫兩名擄掠而來的中國少女服侍飲酒。朋春、何佑等分遣騎兵,將數百里方圓內百姓的鐵鑊鐵鍋都調入大營,掘地為灶,木柴堆、冰雪堆如一座座小山相似,一尊尊造好的白龍水炮上都蓋了樹枝,以免給羅剎士兵發覺。

  過得几日,班副將稟報三千尊白龍水炮已然造就。次日是黃道吉日,韋小寶卯時升帳,擊鼓聚將,下令將水炮抬上長壘,炮口對准城中。軍中號角齊鳴,號炮砰砰砰的連發九下。各營將士一齊動手,將冰雪鏟入鐵鑊鐵鍋,燒將起來。圖爾布青正在熱被窩中沉沉大睡,忽聽得城外炮聲大作,急忙跳起,匆匆穿上衣服,披上貂裘,到城頭察看。其時風雪正大,天色昏暗,朦朧中見到清軍長壘上擺滿了一棵棵大樹,正疑惑間,猛聽得清軍齊聲吶喊,有如山崩地裂一般,數千株大樹中突然射出水來,四面八方的噴射入城。

  圖爾布青大驚,只叫得一聲:“啊喲!”一股熱水當胸射到。總算天時實在太冷,熱水射到時已不甚燙,卻沖得他立足不牢,一個踉蹌,倒在城頭,身旁親兵急忙扶起。但聽得四下里都是喊聲,頭頂水聲嘩嘩直響,一條條白龍般的水柱飛入城中。霎時之間,雅克薩城上罩了一團茫茫大霧,卻是水汽遇冷凝結而成。圖爾布青心中亂成一團,叫道:“中國蠻子又使妖法!”大 樹中竟會噴出水來,自然是妖法無疑。他惶急之下,大叫: “大家放槍,別讓中國蠻子沖上城來。”

  自從那日他被清軍剝光衣褲、牽著繞城三匝之后,威信大失,發出來的號令,部屬已不如先前之凜遵不誤。只是清軍圍城甚急,羅剎兵將俱恐城破后無一幸免,這才勉力守御,這時忽見巨變陡起,數千股水柱射入城來,眾兵將四散奔逃,哪里還有人理睬于他?

  幸喜清軍只是射水,倒不乘機攻城。羅剎兵亂了一陣,驚魂稍定,但見地下積水成冰,頭頂一條條水柱兀自如注如灌,潑將下來。

  雅克薩城內中國男子早已被殺得清光,只剩一些年輕女子,作為營妓,供其淫樂。城中除了羅剎兵將外,尚有莫斯科派來的文職官員,傳教的教士,隨軍做買賣的商人,想到東方來大發洋財的無賴亡命、小偷大盜。頃刻之間,人人身上淋得落湯雞相似,初時水尚溫熱,不多時濕衣漸冷,又過一會,濕衣開始結冰。眾人大駭,紛紛脫下衣褲皮靴,各人均知濕衣一經結冰,黏連肌膚,那時手指僵硬,再也無法解脫,就算有人相助,往往將皮膚連著衣褲鞋襪一齊撕下,實是危險不過。

  地下積水漸高,慢慢凝固,變成稀粥一般,羅剎人赤腳踏在其中,冰冷徹骨,忍不住雙腳亂跳,大叫:“凍死啦,凍死啦。”眾人紛紛搶到高處,有些人索性爬上了屋頂。人叢中有人叫了起來:“投降,投降!再不投降,大伙兒都凍死啦。” 圖爾布青身披貂裘,左手撐傘,騎著一匹高頭大馬來回 巡視,聽得有人大叫“投降”,大聲怒喝:“誰在這里擾亂軍心?奸細!拉出來槍斃!”

  眾人見他貂裘可以防水,身上溫暖,在這里呼喝叱罵,旁人卻都凍得死去活來,人人心中不忿,當下便有人拾起冰塊雪團,向他投去。圖爾布青舉起短銃,轟隆一聲,向人叢中射去,登時打死了兩人。余人向他亂擲冰塊雪團,更有人扑了上去,將他拉下馬來。衛兵舞刀砍殺,卻哪里止得住?正大亂間,一小隊騎兵奔到,羅剎亂民才一哄而散。圖爾布青從地下爬起,恰好頭頂兩股水柱淋下,登時將他全身潑濕。他雙腳亂跳,大聲咒罵,只得命衛兵相助脫衣除靴。清軍望見城中羅剎兵狼狽的情狀,土壘上歡聲雷動,南腔北調,大唱俚歌,其中自也少不了韋小寶那“一呀摸,二呀摸”的“十八摸”。

  朋春等軍官忙碌指揮。班副將所帶的木匠隊加緊修理壞炮。燒水隊加柴燒火,將冰雪鏟入鍋中,運水隊將熱水一桶桶的自炮口倒入。炮筒中水一倒滿,“一、二、三,放!”六名炮手奮力向前推動活塞,一股水箭從炮口沖出,射入城中。清軍水炮中射出熱水時筆直成柱,有的到了城頭上空便散作水珠,如大雨般紛紛洒下,有的射得較低,卻凝聚不散,對准了人身直沖。水炮精粗不一,有的力道甚大,可以及遠,有的卻射程甚近,更有許多射得几次便炮筒散裂,反而燙傷了不少清軍“炮手”。

  三千尊水炮射了一個多時辰,已壞了六七百尊。同時燒煮冰雪而成熱水,不及水炮發射之快,“彈藥”到后來已然接濟不上。又射得大半個時辰,壞炮愈多,熱水更缺,只剩下 八九百尊水炮還在發射,威力大減。

  韋小寶正感沮喪,忽見城門大開,數百名羅剎兵涌了出來,大叫:“投降,投降!”

  薩布素其時頭上槍傷已好了大半,當即率領一千騎兵上前,喝道:“降人坐在地下!”羅剎人面面相覷,不明其意。一名清軍把總往地下一坐,叫道:“坐下,坐下!” 便在此時,城門又閉,城頭上几排槍射了下來,將羅剎降人射死了數十人。其余羅剎降人四散奔逃。清軍水炮瞄准城上放槍的羅剎兵將,水柱激射過去,羅剎兵紛紛摔下城頭。這時候城內積水二尺有余,都已結成了冰,若要將全城灌滿了水,凍成一座大冰城,至少也得十天半月。但羅剎兵無衣無履,又生不了火,人人凍得簌簌發抖,臉色發青。有的數兵摟抱在一起,互借體溫取暖。

  圖爾布青兀自在大聲叱喝,督促眾兵將守城。眾兵都轉過了頭,不加理睬。圖爾布青大怒,伸掌去打一名軍官。那軍官轉身避開,圖爾布青追將過去,忽然腳下在冰上一滑,摔倒在地。旁邊一名士兵伸手一推,將他推入地下一個積水的窟窿之中。圖爾布青出力掙扎,但手足麻木,爬不上來,大叫:“救我,救我!”眾兵將人人臉現鄙夷之色,聚在那水窟旁圍觀。過不多時,窟中積水凝結成冰,將圖爾布青活活的凍結在內,他上身在冰窟之外,兀自喘氣不已,胸膛以下卻陷在冰內,便似活埋了一般。這時人人心意相同,打開城門,大叫:“投降!”蜂涌而出。

  韋小寶狂喜之下,手舞足蹈,胡言亂語,所發的號令早 已全然莫名其妙。好在清軍帶兵將領均是久經戰陣的宿將,口中大叫:“得令!”卻自行去辦理受降、入城、繳械、清理諸般手續,一切井井有條,卻和韋大帥所發的號令全不相干。先前射水入城,唯恐不多,此刻要將城中積冰燒融,化水流出城外,卻也難以辦到,只好順其自然。郎坦督率眾兵,先將總督府清理妥善,請韋小寶、索額圖和欽差住入,然后再去將火藥庫,槍械庫、金銀庫等要地一一封存,派兵看守。其時清朝國勢方強,軍中紀律森嚴。大官如韋小寶、索額圖等不免乘機大發橫財,軍官士兵卻是一物不敢妄取。

  城內城外殺牛宰羊,大舉慶祝。索額圖等自是諛詞潮涌,說韋大帥用兵如神,古時孫吳復生,也所不及。那欽差道: “兄弟這次出京,皇上一再囑咐,要韋大帥不可殺傷太多。今日韋大帥攻克堅城,固是奇功,更加難得的是,居然刀槍劍戟、弓箭火器,一概不用,我軍竟沒一兵一卒陣亡。一日之內摧大敵,克名城,而不損一名將士,古往今來,唯韋大帥一人而已。這不但空前,也一定是絕后了。”

  韋小寶得意洋洋,大吹牛皮:“要打破雅克薩城,本來也非難事。難在皇恩浩蕩,體惜將士,不能傷亡太大。因此上兄弟要等到今天,才使這條計策,好讓欽差大臣親眼見到。咱們給皇上辦事,打場勝仗,那也罷了,人人都會的,不算希奇。總是要仰尊皇上聖意,打勝仗而不死人,這就難一些了。” 眾將均覺他雖然自吹自擂,但要打一個大勝仗而已方不死一人,也確是天大的難事,當下人人點頭。

  索額圖道:“這是皇上的洪福,韋大帥的奇才。”韋小寶道:“今日自上到下,人人都有很大功勞。若不是欽差大人和 索大人親臨前敵,奮勇督戰,咱們也不能勝得這么容易。”欽差和索額圖大喜,感激無比,適才對陣之時,他兩個文官躲得遠遠的,唯恐受了火器矢石之傷,那有半點“親臨前敵,奮勇督戰”之事?但韋小寶既這么說,在報捷的折子之中,自也有自己的一份大功了。滿清軍功之賞,最是丰厚,遠非其他功勞之可比。

  常言道:“花花轎子人人抬”。韋小寶深通做官之道,奉送欽差這一份大功,自己惠而不費,一無所損。欽差這一回到北京,在皇帝面前一定會替自己大加吹噓,將五分功勞說成了十分,自己在軍中便有甚么逾規越份之事,欽差和索額圖也必盡力包瞞,守口如瓶。

  眾人吃喝了一會,薩布素的部下得羅剎兵舉報,將圖爾布青從冰窟中挖了出來,抬到階下。這時圖爾布青早已凍斃,全身發青。韋小寶嘆道:“這人的名字取得不好,倘若不叫圖爾布青,叫作圖爾布財,那就不會發青,只會發財了。”命人取棺木將他收殮。

  待得降兵人數、城中財物器械等大致查點就緒,韋小寶與索額圖、欽差三人聯名上奏,遣飛騎馳往北京,向皇帝報捷。

 

鹿鼎記目錄   回首頁

※建議使用IE4.0以上版本瀏覽器,解析度設為800*600全彩,以取得最佳閱讀品質※

2003年01月1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