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 

第三十六回   撲嬴飛花天萬里  朔云邊雪路千盤

  人吃了些鹿肉干,便躺在江岸邊休息,等到二更時分,悄悄走向城寨。四下里寂靜無聲,這一晚月色甚好,望見那城寨是用大木材和大石塊建成,方圓著實不小,決非一朝一夕之功。韋小寶心想:“這城寨早就建在這里了,并非有人偷看了我地圖,告知了羅剎人,再到這里來建城。”眼見自己和雙兒的影子映在地下,不禁栗栗危懼,暗想城頭若有羅剎兵守著,几槍打來,韋小寶變成韋死寶了。當下扯了扯雙兒,伏低身子,察看動靜。只見城寨東南角上有座小木屋,窗子中透出火光,看來是守兵所住。韋小寶在雙兒耳邊低聲道:“咱們到那邊瞧瞧。”兩人慢慢向那木屋爬去。剛到窗外,忽聽得屋內傳出几下女子的笑聲,笑得甚為淫蕩。韋小寶和雙兒對望一眼,均感奇怪:“怎么有女人?”韋小寶伸眼到窗縫上張望。當地天寒風大,窗縫塞得密密的,甚么都瞧不見,屋內卻不斷傳出人聲,一男一女,又說又笑,嘰哩咕嚕的一句也不懂。

  韋小寶知道這雙羅剎男女在不干好事,心中一動,伸臂將雙兒摟在懷里,雙兒聽到屋內的聲音,似懂非懂,隱隱知 道不妥,給韋小寶摟住后,生怕給屋內之人發覺,不敢稍動。韋小寶得其所哉,左臂更摟得緊了些,右手輕輕撫摸她臉蛋。雙兒身子一軟,靠在他懷里。不料地下結滿了冰,韋小寶得趣忘形,足下一滑,站立不定,砰的一響,腦袋重重撞在木窗之上,忍不住“啊喲”一聲,叫了出來。

  屋內聲音頓歇,過了一會,一個男子聲音喝問起來。韋小寶和雙兒伏在地下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,只聽得門閂拔下,木門推開,一人手提燈籠,向門外照看。韋小寶輕躍而起,挺匕首戮入了他胸膛。那人哼也沒哼,便即軟軟的癱了下去。雙兒搶先入屋,只見房中空空蕩蕩地不見有人,奇道: “咦,那女人呢?”韋小寶跟著進來,見房中有一張炕,一張木桌,一只木箱,桌上點了一枝熊脂蠟燭,那女人卻已不知去向,說道:“快找,別讓她去報訊。”眼見房中除了大門之外,別無出路。他將死人拉了進來,關上大門。見那死人是個外國兵士,下身赤裸,沒穿褲子。

  韋小寶抬頭向梁上一望,不見有何異狀,說道:“一定是在這里。”搶到箱邊,揭開箱蓋,跟著身子向旁一閃,以防那羅剎女人在箱里開槍。過了一會,不見動靜。雙兒道:“箱子里也沒有,這可真奇了。”

  韋小寶走近看時,見箱中放滿了皮毛,伸手一掏,下面也都是皮毛。忽然間聞到一陣濃香,顯是女子的脂粉香氣,說道:“這里有點兒靠不住。”將皮毛抓出來拋在地下,箱子底下赫然是個大洞,喜道:“在這里了!” 雙兒道:“原來這里有地道。”韋小寶道:“趕快得截住那羅剎女子。她一去報信,大隊外國強盜涌來,可乖乖不得了。” 迅速脫下身上臃腫的皮衣,手持匕首,便從洞口鑽了進去。他對外國兵是很怕的,外國女人卻不放在心上。

  那地道斜而向下,只能爬行,他瘦小靈活,在地道中爬行特別迅捷,爬出十余丈,便聽得前面有聲。他手足加勁,爬得更加快了,前面聲音已隔得甚近,左手前探,用力去抓,碰到一條光溜溜的小腿。那女子一聲低叫,忙向前逃。韋小寶大喜,心想:“我如一劍刺死了你,不算英雄好漢。好男不與女斗,中國好男不與羅剎鬼婆斗。外國男鬼見得多了,外國女鬼是甚么模樣,倒要好好瞧上一瞧。”將匕首插回劍鞘,沖前丈余,兩手抓住了那女子小腿。

  那女子在地道中不能轉身,拚命向前爬行。這女子力氣著實不小,韋小寶竟拉她不住,反而給她拖得向前移了丈許。韋小寶雙足撐開,抵住了地道兩邊土壁,才不再給她拉前。突然之間,那女子用力一掙,韋小寶手上一滑,竟然給她掙脫。那女子迅即向前,韋小寶扑了上去,一把抱住她腰,突然頭頂空了,卻是到了一處較為寬敞的所在。那女子兩聲低笑,轉過頭來,向他吻去,黑暗之中,卻吻在他鼻子上。韋小寶只覺滿鼻子都是濃香,懷中抱著的那女子全身光溜溜地,竟然一絲不挂,又覺那女子反手過來,抱住了自己,心中一陣迷迷糊糊,聽得雙兒低聲問道:“相公,怎么了?”韋小寶唔唔几聲,待要答話,懷中那女子伸嘴吻住了他嘴巴,登時說不出話來。

  忽聽得頭頂有人說道:“我們得知總督來到雅克薩,因此趕來相會。” 這句話鑽入耳中,宛似一桶冰水當頭淋將下來,說話之 人,竟然便是神龍教洪教主。

  怎么洪教主會在頭頂?自己懷中抱著的這個羅剎女子,怎么又如此風騷親熱?他生平所逢奇事著實不少,但今晚在這地道中的遭遇,卻是從所未有,匪夷所思。懷中抱的是溫香軟玉,心中想的是洪教主要抽筋剝皮。他膽戰心驚之下,急忙放開懷中女子,便欲轉身逃走,那知這女子竟緊緊摟住了他,不肯松手。韋小寶大急,在她耳邊說道:“嘰哩咕嚕,唏哩花拉,胡里胡涂。”這几句杜撰羅剎話,只盼她聽得懂。那女子輕笑兩聲,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几句話,料想必是正宗羅剎話,跟著伸手過來,在他腮幫子上重重扭了一把。便在這時,聽得頭頂一個男人嘰哩咕嚕的說了一連串外國話。他聲音一停,另一人道:“總督大人說:神龍教教主大駕光臨,他歡迎得很,沒有過來迎接,很是失禮,請洪教主原諒。總督大人祝賀洪教主長命百歲,多福多壽,事事如意,盼望跟洪教主做好朋友,同心協力,共圖大事。”

  韋小寶心道:“這傳話的人沒學問,把‘仙福永享、壽與天齊’傳成了長命百歲,多福多壽。” 只聽洪教主道:“敝人祝賀羅剎國皇上萬壽無疆,祝賀總督大人福壽康寧,指日高升。敝人竭誠竭力,和羅剎國同心協力,共圖大事。從此有福共享,有難共當,雙方永遠不會背盟。”那傳話的人說了,羅剎國總督跟著又嘰哩咕嚕的說之不休。

  韋小寶在那女子身邊低聲問道:“你是誰?為甚么不穿衣服?”那女子低聲笑道:“你是誰?為甚么,衣服穿?”說著便來解韋小寶的內衣。韋小寶在這當口,哪有心情干這風流快 活勾當?他聽過湯若望、南懷仁說中國話,這時聽這羅剎女子會說中國話,倒也不奇,忙道:“這里危險得很,咱們快出去。”那女子低聲道:“不動,不動!動了,就聽見了。”她說的雖是中國話,但語氣生硬,聽來十分別扭。

  韋小寶當下不敢稍動,耳聽得洪教主和那羅剎國總督商議,如何吳三桂在云南一起兵,雙方就夾攻滿清,所定方略,果然和那蒙古人大胡子罕帖摩所說全然一樣。說到后來,洪教主又獻一計,說道羅剎國若從遼東進攻,路程既遠,沿途清兵防守又嚴,不如從海道在天津登陸,以火器大炮直攻北京,當可比吳三桂先取北京。那總督大喜,連稱妙計,說洪教主如此忠心,將來一定划出中國几省,立他為王。洪教主沒口子的稱謝。韋小寶又驚又怒,心想:“洪教主這家伙也是大漢奸,跟吳三桂沒半點分別。他這計策倒毒辣得很,我得去稟告小皇帝,在天津海口多裝大炮,羅剎國兵船來攻,就砰□,砰□,轟他媽的。”

  只聽洪教主說道:“總督大人遠道來到中國,我們沒甚么好東西孝敬,這里是大東珠一百顆,貂皮一百張,人參一百斤,送給總督大人,另外還有貢品,呈給羅剎國皇上。” 韋小寶聽到這里,心道:“這老狗居然備了這許多禮物,倒也神通廣大。”突然覺得臉上一熱,那女子將臉頰貼了過來,跟著又覺她伸手來自己身上摸索。韋小寶低聲道:“你摸我,我也不客氣了。”伸手向她胸口摸去。那女子突然格的一聲,笑了出來。這一下笑聲頗為不輕,洪教主登時聽見了,但想總督大人房中藏了個女子,事屬尋常,當下詐作沒有聽見,說了几 句客套話,說道明天再行詳談,便告辭了出去。

  韋小寶突然聽得頭頂拍的一聲,眼前耀眼生光,原來自己和那女子摟抱著縮在一只大木箱中,箱蓋剛給人掀開。那女子嘻嘻嬌笑,跳出木箱,取一件衣衫披在身上,對韋小寶笑道:“出來,出來!” 韋小寶慢慢從木箱中跨了出來。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外國軍官手按佩劍,站在箱旁。那女子笑道:“還有一個!” 雙兒本想躲在箱中,韋小寶倘若遇險,便可設法相救,聽她這么說,也只得躍出。

  韋小寶見那女子一頭黃金也似的頭發,直披到肩頭,一雙眼珠碧綠,骨溜溜地轉動,皮色雪白,容貌甚是美麗,只是鼻子卻未免太高了一點,身材也比他高了半個頭。韋小寶從來沒見過外國女子,瞧不出她有多大年紀,料想不過二十來歲。她笑吟吟的瞧著韋小寶,說道:“你,小孩子,摸我,壞蛋,嘻嘻!”

  那總督沉著臉,嘰哩咕嚕的說了一會。那女子也是嘰哩咕嚕的一套。那總督神態恭敬,鞠了几個躬。那女子又說起話來,跟著手指韋小寶。那總督打開門,又將那中國人傳譯叫了進來,一男一女不住口的說話。

  韋小寶見屋中陳設了不少毛皮,榻上放了好几件金光閃閃的女子衣服,看那女子露出雪白的一半酥胸,兩條小腿,膚光晶瑩,心想:“剛才把這女人抱在懷里,怎地只這么馬馬虎虎的摸得几下,就此算了?抓到一副好牌,卻忘了吃注。我可給洪教主嚇胡涂了。” 忽聽那傳譯說道:“公主跟總督問你,你是甚么人?”韋 小寶奇道:“她是公主嗎?”那傳譯者道:“這位是羅剎國皇帝的御姊,蘇菲亞公主殿下,這位是高里津總督閣下,快快跪下行禮。”

  韋小寶心想:“公主殿下,那有這般亂七八糟的?”但隨即想到,康熙御妹建寧公主的亂七八糟,實不在這位羅剎公主之下,凡皇帝御姊御妹,必定美麗而亂七八糟,那么這公主必是真貨了,于是笑嘻嘻的請了個安,說道:“公主殿下,你好,你真美貌之極,好像是天上仙女下凡。我們中國,從來沒有你這樣的美女。”

  蘇菲亞會說一些最粗淺的中國話,聽了韋小寶的說話,知是稱贊自己美麗,登時心花怒放,說道:“小孩子,很好,有賞。”走到桌邊,拉著抽屜,取了十几枚金幣,放在韋小寶手里。韋小寶道:“多謝。”伸手過來,燭光之下,見到公主五根手指真如玉蔥一般,忍不住伸手抓住,放在嘴邊吻了一吻。那傳譯大驚,喝道:“不得無禮!”那知道吻手之禮,在西洋外國甚是通行,原是對高貴婦女十分尊敬的表示,韋小寶誤打誤撞,竟然行得對了。只不過吻手禮吻的是女子手背,他卻捉住了蘇菲亞公主的手掌,亂吮手指,顯得頗為急色。蘇菲亞格格嬌笑,竟不把手抽回。

  蘇菲亞笑問:“小孩子,干甚么的?”韋小寶道:“小孩子,打獵的。” 突然門外一人朗聲說道:“這小孩子是中國皇帝手下的大臣,不可給他瞞過了。”正是洪教主的聲音。

  韋小寶只嚇得魂飛天外,一扯雙兒的衣袖,便即向門外沖出。一推開門,只見洪教主雙手張開,攔在門口。雙兒跳 起身來,迎面一拳。洪教主左手格開,右手一指己點在她腰里,雙兒嗯的一聲,摔在地下。韋小寶笑道:“洪教主,你老人家仙福永享,壽與天齊。夫人呢,她也來了嗎?” 洪教主不答,左手抓住了他后領,提進房來,說道:“啟稟公主殿下,總督大人:這人叫做韋小寶,是中國皇帝最親信的大臣,是皇帝的侍衛副總管、親兵都統、欽差大臣、封的是一等子爵。”那傳譯將這几句話譯了。蘇菲亞公主和總督臉上都現出不信的神色。蘇菲亞笑道: “小孩子,不是大臣。大臣,假的。” 洪教主道:“敝人有証據。”回頭吩咐:“把這小子的衣服取來。”

  只見陸高軒提了一個包袱進來,一打開,赫然是韋小寶原來的衣帽服飾。韋小寶大為驚奇:“這些衣服怎地都到了他手里?洪教主當真神通廣大。” 洪教主吩咐陸高軒:“給他穿上了。”陸高軒答應了,抖開衣服,便給韋小寶穿上。這些衣衫連同黃馬褂,都在樹林中給荊棘扯破了,但穿在身上,顯然十分合身,戴上帽子和花翎,果然是個清廷大官。這些衣帽若不是韋小寶自己的,世上難有這等小號的大官服色。韋小寶笑嘻嘻的道:“洪教主,你本事不小,我沿路丟掉衣衫,你就沿路的拾。”

  洪教主吩咐陸高軒:“搜他身上,看有甚么東西。” 韋小寶道:“不用你搜,我拿出來便是。”從懷里掏出一 大疊銀票,數額甚巨。

  那總督在遼東已久,識得銀票,隨手翻了几下,大為驚奇,對公主嘰哩咕嚕,似乎是說:“這小孩果然很有些來歷,身邊帶了這許多銀子。” 洪教主道:“這小鬼狡獪得很,搜他的身。”陸高軒將韋小寶身邊所有物事盡數搜了出來,其中有一道康熙親筆所寫的密諭,著令:“欽差大臣、領內侍衛副大臣、兼驍騎營正黃旗滿洲都統、欽賜巴圖魯勇號、賜穿黃馬褂、一等子爵韋小寶前赴遼東一帶公干,沿途文武百官,聽候調遣。”這道諭旨上蓋了御寶。那傳譯用羅剎話讀了出來,蘇菲亞公主和高里津總督聽了,都嘖嘖稱奇。

  洪教主道:“啟稟公主:中國皇帝,是個小孩子,喜歡用小孩做大官。這個小孩,跟中國小皇帝游戲玩耍,會拍馬屁,會吹牛皮,小皇帝喜歡他。”

  蘇菲亞不懂“拍馬屁、吹牛皮”是甚么意思,問了傳譯之后,嘻嘻笑道:“我也喜歡人家拍馬屁,吹牛皮,”韋小寶登時大喜。洪教主的臉色卻十分難看。蘇菲亞又問:“中國小皇帝,几歲?”韋小寶道:“中國大皇帝,十七歲。”蘇菲亞笑道:“羅剎大沙皇,是我弟弟,也是小孩,二十歲,不是頭老子。”韋小寶一怔:“甚么頭老子?啊,她說錯了,把老頭子說成頭老子。”便指指她,說道: “羅剎美麗公主,不是頭老子,很好。”指指自己,道:“中國大官,不是頭老子,很好!”指指洪教主,道:“中國壞蛋,是頭老子,不好!不好!”

  蘇菲亞笑得彎下腰來。那羅剎國總督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,也大聲笑了起來。洪教主卻鐵青了臉,恨不得舉掌便將韋小寶殺了。

  蘇菲亞問道:“中國小孩子大官,到這里來,甚么做?”韋小寶道:“中國皇帝聽說羅剎國的大人來到遼東,派我來瞧瞧。皇上知道羅剎國皇帝也不是頭老子,知道羅剎公主是仙女下凡,派小人前來送禮,送給公主和總督大人大東珠兩百顆,人參兩百斤。不料路上遇到這個大強盜,把禮物搶了去……” 韋小寶話沒說完,洪教主已怒不可遏,提起右掌,便向韋小寶頭頂劈落。韋小寶先前在箱子中聽到洪教主送了不少珍貴禮物給總督,于是拿來加上一倍,說成是皇帝送的。他口中述說之時,全神貫注瞧著洪教主,一見他提起手掌,當即使開九難所授“神行百變”輕功,溜到了蘇菲亞公主身后。只聽得豁喇一聲大響,一張木椅給洪教主掌力擊得倒塌下來。高里津吃了一驚,拔出短銃,將銃口指住洪教主,喝令不得亂動。

  剛才韋小寶那番話說得太長,公主聽不懂,命傳譯傳話,聽完后向洪教主笑道:“你的禮物,搶他的,自己要一半,不好!” 洪教主急道:“不是。這小子最會胡說,公主千萬不可信他的。”他見羅剎總督以短銃指著自己,雖然西洋火器厲害,但以他武功,也自不懼,只是正當圖謀大事之際,要倚仗羅剎國大力支撐,不能因一時之忿而得罪了總督,當下慢慢退到門邊,并不反抗。

  高里津收起了短銃,說了几句。傳譯道:“總督大人請洪 教主不必氣惱,他知道這小孩子胡說。蘇菲亞公主秘密來到東方,中國皇帝決不會知道。中國皇帝也不會送禮給羅剎國總督。”洪教主怒氣頓息,微笑道:“總督大人英明,見事明白,果然不會受這小子蒙騙。”

  高里津問起韋小寶的來歷。洪教主將他如何殺了大臣鰲拜、如何送御妹到云南去完婚、如何吹牛拍馬、作惡多端、以致深得康熙寵幸等情加油添醬的說了,最后說道:“這小子是小皇帝的左右手,咱們殺了這小子,小皇帝一定大大不快活。咱們起兵干事,成功起來也快得多。”他一面說,傳譯不停的譯成羅剎語。

  蘇菲亞公主笑吟吟的瞧著韋小寶,大感興味,似乎洪教主說得韋小寶越是十惡不赦,她聽來越開心。高里津沉吟半晌,問道:“中國皇帝很喜歡這小孩?”洪教主道:“不錯。否則他小小年紀,怎會做這樣的大官?”高里津道:“這小孩不能殺,送信給中國皇帝,叫他拿大批金銀珠寶,來換他回去。”蘇菲亞大喜,在高里津左頰上輕輕一吻,說了几句話。這几句話那傳譯不譯出來,想來是贊他聰明。韋小寶心下暗喜:“只要不殺我就好,要小皇帝拿些金銀珠寶來贖,那容易得很。”洪教主神色不愉,卻也無可奈何。韋小寶將那疊銀票分成了三疊,一疊送給蘇菲亞公主,另一疊送給高里津,從第三疊中抽了兩張一百兩的出來,送給那傳譯,其余的揣入了自己懷中。

  蘇菲亞、高里津、和那傳譯都很喜歡。蘇菲亞要那傳譯數過,一共是多少銀兩,命他設法派人去關內兌換銀子。一數之下竟是十萬兩有余,無意之間發了一筆大財,不由得心 花怒放,抱住韋小寶,在他兩邊面頰上連連親吻,說道:“銀子夠多啦,放了這孩子回去罷!”

  韋小寶心想此刻放了自己,非給洪教主抽筋剝皮不可,忙道:“這樣美麗的公主,我從來沒見過,想多看几天。”蘇菲亞格格嬌笑,說道:“我們,明天,回莫斯科去了。”韋小寶哪知莫斯科在甚么地方,說道:“美麗公主,去莫斯科,小孩子大官,也去莫斯科。美麗公主,去天上月亮,小孩子大官,也去天上月亮。” 蘇菲亞見他說話伶俐,討人歡喜,點頭道:“好,我帶你去莫斯科。”

  高里津眉頭微皺,待要阻止,隨即微笑點頭,說道:“很好,我們帶你去莫斯科。”向洪教主揮了揮手。洪教主只得告辭,出門時向韋小寶怒目而視。韋小寶向他伸伸舌頭,扮個鬼臉,說道:“洪教主仙福永享,壽與天齊。” 洪教主怒極,帶了陸高軒等人,逕自去了。羅剎國皇帝稱為沙皇,今年二十歲,名叫西奧圖三世,蘇菲亞是他姊姊。這位西奧圖三世生有殘疾,行動不便,國家大事,經常在臥榻之上處理裁決。羅剎風俗與中華禮義之邦大異,男女之防,向來隨便。蘇菲亞生性放縱,又生得美貌,朝中王公將軍頗多是她情人。高里津總督英俊倜儻,很得公主歡心。他奉派來到東方,在尼布楚、雅克薩兩地筑城,企圖進窺中國的蒙古、遼東等地。雅克薩城所在之處,便是滿洲八旗的藏寶地。此處地當兩條大江合流的要沖,滿洲人和羅剎人竟不約而同的都選中了。公主天性好動貪玩,聽說東方神秘古怪,加之思念情人,竟萬 里迢迢的從莫斯科追了來。

  蘇菲亞雖然喜歡高里津,卻做夢也沒想過甚么堅貞專一。這日在高里津臥房中發現了一個地道,好奇心起,下去探察。這地道通到雅克薩城外,與哨崗聯絡,本是總督生怕城中有變,以備逃脫之用。蘇菲亞見到那守兵,出言挑逗,便跟他胡天胡地起來。這時她聽韋小寶說要跟去莫斯科,覺得倒也有趣,便帶了他和雙兒同行。

  蘇菲亞有一隊二百名哥薩克兵護衛,有時乘馬,有時坐雪橇,在無邊無際的大雪原中日日向西。如此行得二十余日,離雅克薩城已然極遠,洪教主再也不會追來,韋小寶一問去莫斯科竟然尚有四個多月,不由得大吃一驚,說道:“那不是到了天邊嗎?再走四個多月,中國小孩變成外國頭老子了。”蘇菲亞道:“那你想回北京去嗎?你看厭我了?”韋小寶道:“美麗公主就是看一千年、一萬年,也看不厭。不過去得這樣遠,我害怕起來了。”

  蘇菲亞這二十几日中跟他說話解悶,多學了許多中國話。韋小寶聰明伶俐,也學了不少羅剎話。兩人旅途寂寥,一個本非貞女,一個也不是君子﹔一個既不會守身如玉,另一個也不肯坐懷不亂,自不免結下些霧水姻緣。這時蘇菲亞聽說他要回北京去,不由得有些戀戀不舍,說道:“我不許你走。你送我到莫斯科,陪我一年,然后讓你回去。”

  韋小寶暗暗叫苦,這些日子相處下來,已知公主性格剛毅,倘若不聽她話,硬是要走,她多半會命哥薩克兵殺了自己,當下滿臉笑容,連稱十分歡喜。到得傍晚,悄悄去和雙兒商量,是否有脫身的機會。雙 兒道:“相公要怎么辦,我聽你吩咐便是。”韋小寶眼望茫茫雪原,長嘆一聲,搖了搖頭,知道兩人倘若逃走,如不帶足糧食,就算蘇菲亞不派人來追,在這大雪原中也非凍死餓死不可。以前在遼東森林雪原之中,雖然荒僻寒冷,還可打獵尋食,這時卻連雀鳥也極少,有時整整行走一日,雪地中見不到一只野獸的足跡,更不用說梅花鹿了。無可奈何之下,只得伴隨蘇菲亞西去。

  韋小寶初時還記挂小皇帝怎樣了,吳三桂有沒有造反,阿珂那美貌小妞不知是不是在昆明,洪教主和方怡又不知在哪里。在大雪原中又行得一個多月,連這些念頭也不想了,在這冰天雪地之中,似乎腦子也結成了冰。好在他生性快活,無憂無慮,有時和蘇菲亞說些不三不四的羅剎笑話,有時對雙兒胡謅些信口開河的故事,卻也頗不寂寞。這一日終于到了莫斯科城外。那時已是四月天時,氣候漸暖,冰雪也消融了。

  但見那莫斯科城城牆雖堅厚巨大,卻建造得十分粗糙,遠望城中房屋,也是污穢簡陋,別說不能跟北京、揚州這些大城相比,較之中土的中小城市,也遠為不及。只几座圓頂尖塔的大教堂倒還宏偉。韋小寶一見之下,登時瞧不起羅剎國: “狗屁羅剎國,甚么了不起?拿到我們中國來,這種地方是養牛養豬的。虧這公主一路上還大吹莫斯科的繁華呢。” 離莫斯科數十里時,公主的衛隊便已飛馬進城稟報。只聽得號角聲響,城中一隊火槍兵騎馬出來。羅剎人性喜侵占兼并,是以國土廣大,自東至西,達數萬里之遙,人種復雜。國中精銳的軍隊一是哥薩克騎兵,東征西戰,攻城掠地,壓 服各族人民﹔另一是火槍營,火器犀利,是拱衛京師的沙皇親兵。

  火槍手馳到近處,蘇菲亞吃了一驚,只見眾官兵頭上都插了黑色羽毛,火槍上懸了一條條黑布,那是國有大喪的標記,忙縱馬上前,高聲問道:“發生了甚么事?” 火槍營隊長翻身下馬,上前躬身說道:“啟稟公主:皇上蒙上帝召喚,已離開了國家人民,上天堂去了。”蘇菲亞心中悲痛,流下淚來,問道:“那是甚么時候的事?”那隊長道: “公主倘若早到四天,就可跟皇上訣別了。”蘇菲亞雖然早知沙皇兄弟身子衰弱,命不長久,但乍聞凶耗,仍是不勝傷感,伏在鞍上大哭起來。韋小寶見公主忽然大哭,一問傳譯,才知是羅剎國皇帝死了,心頭一喜:“羅剎國皇帝仙福不享,國里總要亂一陣子子,要派兵去打中國,就沒這么容易。”

  蘇菲亞等一行隨著那隊長進城,便要進宮。那隊長道: “皇太后吩咐,請公主到城外獵宮休息。”蘇菲亞又驚又怒,喝道:“甚么皇太后?那個皇太后管得著我?”那隊長左手一揮,火槍手提起火槍,對住了隨從公主的衛隊,繳下了他們的刀槍,吩咐眾衛士下馬。公主怒道:“你們想造反嗎?”那隊長道:“皇太后怕公主回京之后,不奉新皇諭旨,因此命小將保護公主。”蘇菲亞脹紅了臉,怒道:“新皇?新皇是誰?”那隊長道:“新皇是彼得一世陛下。”蘇菲亞仰天大笑,說道:“彼得?彼得是個十歲小孩子,他會做甚么沙皇?你說的甚么皇太后,就是娜達麗亞了?”那隊長道:“正是。”

  蘇菲亞的父親阿萊克修斯﹒米海洛維支沙皇娶過兩位皇后。第一位皇后子女甚多,前皇西奧圖三世和蘇菲亞公主都是她所生,另有個小兒子叫做伊凡。第二位皇后娜達麗亞年輕得多,只生了一個兒子,便是彼得。蘇菲亞道:“你領我進宮,我見娜達麗亞評道理去。我弟弟伊凡年紀比彼得大,為甚么不立他做沙皇?朝里的大臣怎樣了?大家都不講理么?” 那隊長道:“小將只奉皇太后和沙皇的命令,請公主別見怪。”說著拉了蘇菲亞坐騎的馬□,折而向東。蘇菲亞怒不可遏,她一生之中,有誰敢對她這樣無禮過,提起馬鞭,夾頭夾腦的向那隊長頭上抽去。那隊長微微一笑,閃身避開,翻身上了馬背,帶領隊伍,擁著公主,連同韋小寶和雙兒,一起送入了城外獵宮。火槍隊在宮外布防守衛,誰也不許出來。

  蘇菲亞公主大怒若狂,將寢室中的家具物件砸得稀爛。獵宮的廚子按時送來酒水食物,也都給蘇菲亞劈面摔去。如此過得數日,眼見獵宮外的守御絲毫不見松懈,蘇菲亞把隊長叫來,問他要把自己關到甚么時候。那隊長道:“皇太后吩咐,請公主在這里休息,等到彼得一世陛下慶祝登基五十周年,就放公主出去,參加慶典。”蘇菲亞大怒,說道: “你說甚么?彼得慶祝登基五十周年,豈不是要把我在這里關上五十年?”那隊長微笑道:“小將今年四十歲了,相信不能再侍候公主五十年。過得十年、十五年,定有更年輕的隊長來接替。”

  蘇菲亞想到要在這里給關上五十年,登時不寒而栗,強 笑道:“你過來,隊長,我瞧你可生得挺英俊哪。”想以美色相誘,讓這隊長拜倒石榴裙下,胡里胡涂的放了自己出去。那隊長深深鞠了一躬,反而退后一步,說道:“公主請原諒。皇太后有旨:火槍營的官兵之中,倘若有人碰到了公主的一根手指,立刻就要斬首。殺了隊長,副隊長升上﹔殺了副隊長,第一小隊的小隊長升上。大家想升官,監視得緊緊的。”原來皇太后素知蘇菲亞美貌風流,若無這項規定,只怕關她不住。那隊長退出后,蘇菲亞無計可施,只有伏床痛哭,不住口的大罵皇太后。

  韋小寶在獵宮中給關了多日,眼見公主每日里只是大發脾氣,監守的火槍手也十分粗暴無禮,心想鬼子的地方果然鬼里鬼氣,和雙兒商量了几次,總覺逃出獵宮當可辦到,要回中土去,卻是難上加難。倘若無人帶領,定會在大草原中迷失。別說要乘車騎馬走上四五個月方回得到北京,多半只走得四五天,就已暈頭轉向、不辨東西南北了。兩人無計可施,韋小寶只好滿口胡柴,博得雙兒一笑,聊以遣懷。

  這日正在說唐僧帶了孫悟空、沙和尚、豬八戒到西天取經。韋小寶道:“我跟你打賭,唐僧到的西天,一定沒莫斯科遠。所以哪,我比唐僧還厲害。你如不信,跟你賭甚么?”雙兒毫無賭興,說道:“相公說比唐僧還厲害,就比唐僧厲害好了,我不跟你賭。我可沒豬八戒厲害。”說著抿嘴一笑。忽聽得那邊公主房中,又是一陣摔物、擂床、頓足、哭泣之聲。韋小寶嘆了口氣,說道:“我去勸勸,老是哭鬧,有甚么用?”走到公主房中,說道:“公主,你別哭,我說個笑話給 你聽。”蘇菲亞俯伏在床,雙足反過來亂踢,哭道:“我不聽,我不聽。我要沙里扎進地獄去,要沙里扎娜達麗亞進地獄去。韋小寶不懂“沙里扎”是甚么意思,一問原來是“沙皇的媽媽”,登時大為高興,說道:“我道沙里扎是甚么惡人,原來就是皇太后。我跟你說,中國的沙里扎,叫做老婊子,也是個大大的惡人,后來我想了個法子,將她趕出皇宮去了。皇帝十分開心,就封我做中國大官。”蘇菲亞大喜,翻身坐起,問道:“你用甚么法子?”

  韋小寶心想:“我趕走老婊子,只因她是假太后。你這羅剎老婊子,卻是貨真價實的沙里扎,我那法子自然不管用。” 說道:“我這法子是串通了小皇帝,對付中國沙里扎。” 蘇菲亞皺眉道:“彼得很愛他媽媽,不會聽我的話去反對沙里扎。除非……除非……”搖搖頭,從床上起來,赤了一雙腳,在地氈走來走去,咬緊了牙思索。韋小寶道:“我們中國有過一個女皇帝,叫做武則天。這女皇帝娶了許許多多男皇后、男老婆,快活得很。公主哪,我瞧你跟她倒差不多,不如自己來做女沙皇。” 蘇菲亞心中一動,這件事她可從來沒想到過,羅剎國從來沒女沙皇,她一直認為女子是不能做沙皇的。中國既有女皇帝,羅剎國為甚么不能有女沙皇?

  她自被囚在獵宮中之后,驚懼憤怒,腦中所不停盤旋的,只是如何逃出宮去,就算再到東方雅克薩,去跟高里津總督在一起,也比給皇太后監禁著好得多,這時忽然聽到韋小寶說起“女沙皇”,眼前陡然間出現了一個新天地。她轉過身來,眼中放出光彩,雙手按住韋小寶肩頭,在他左頰上輕輕一吻, 微笑道:“我如做了女沙皇,就封你為皇后。”

  韋小寶嚇了一跳,心想:“這可萬萬使不得。”忙道:“我,中國人,做不得羅剎國男皇后,你封我做大官罷。” 蘇菲亞道:“你又做皇后,又做大官。”韋小寶心想:“眼前不知性命是不是能保,卻在窮快活,又封我做皇后,又做大官。”蘇菲亞道:“你快給我想個法子,怎么讓我做女沙皇。” 韋小寶皺起眉頭,說到軍國大事,他的見識實在平庸得很,和康熙固然天差地遠,也遠遠及不上陳近南、索額圖、吳三桂等人,說道:“公主,這種事難得很,我可不會想了。我即刻回去北京,請問我們的小皇帝,讓他給出個主意,然后我帶一批大本事的人回來,捉住那沙里扎羅剎老婊子,又捉住彼得小沙皇,這就大功告成了。”他說到“大功告成”四字,忍不住摟住蘇菲亞,吻了她一下。

  蘇菲亞“唔”了一聲,說道:“不成,不成!你回去北京,再來莫斯科,一年也不夠,我,已經死了,上天堂了。”韋小寶心想這話倒也不錯,嘆了口氣,說道:“美麗公主,上天堂,中國小孩子大官,也跟著上天堂了。”蘇菲亞輕輕將他一推,說道:“中國小孩,就會說話騙人,哄人歡喜,沒用,拍…… 拍牛屁,吹馬皮。”

  韋小寶聽她把“拍馬屁、吹牛皮”說成了相反,不由得哈哈大笑,隨即見她臉有鄙夷之色,顯是瞧不起自己,暗暗惱怒,尋思:“有甚么法子讓她做女沙皇?武則天那女皇帝不知是怎么做成的?咱們不妨在羅剎國也來個印板,就可惜離北京太遠,沒法子問小皇帝或是索大哥。”韋小寶的學問,一是來自聽說書,二是來自看戲,自從做了大官之后,說書是 不大聽了,戲卻看了不少,但武則天怎生做上了女皇帝,這故事偏偏沒聽過、看過。

  他眼望窗外,怔怔的出神,心中閃過許多說書和戲文中的故事:“女皇帝不知道,男皇帝是怎么做成的?朱元璋是打出來的天下,手下有大將徐達、常遇春、胡大海、沐英 ……”這是評話“大明英烈傳”中的故事﹔又想:“李自成帶兵打到北京,我師父的爸爸崇禎皇帝就上吊死了,李自成自己做了皇帝。清兵兵打走李自成,順治老皇爺就做上了皇帝。吳三桂想做皇帝,就得起兵造反。看來不論是誰要做皇帝,都得帶了兵大戰一場,只殺得沙塵滾滾,血流成河,尸骨如山。” 一想到打仗,登時便覺害怕。又想:“我們給關在這里,又有甚么兵?打甚么仗了?如果不打仗,做不做得成皇帝呢?”

  他對中國歷史的知識有限之極,只知道不打仗而做皇帝的,只是康熙小皇帝一人,那是老皇爺出家而讓位給他的。這法子當然不能學樣。再想:看過的許多戲文之中,有一出《斬黃袍》,宋朝皇帝趙匡胤殺了大將鄭恩,他妻子起兵為夫報仇。趙匡胤打不過,只好苦苦哀求,脫下黃袍來讓她一刀斬為兩截,算是皇帝的替身,好讓鄭夫人出氣,皇帝大大出丑。有一出《鹿台恨》,紂王無道,姜太公幫周武王起兵,逼得紂王在鹿台上燒死,周武王做了皇帝。(韋小寶自然不知道,那時候還沒有皇帝。)曹操這大白臉奸臣是怎么做了皇帝的呢?有一出戲文《逍遙津》,曹操帶兵逼死了漢甚么帝,自己就做了皇帝,他手下大將有個張甚么、許甚么,都是很厲害的。(韋小寶記錯了,曹操沒有做皇帝。)劉備怎么做皇帝的?不知道,一定是關公、張飛、趙云給他打出來的。

  總而言之,要做皇帝,非打不行。就算做了皇帝,如果打不過人家,皇帝還是會給人家搶去做,就算不搶去,也會出丑倒霉。說書先生說《水滸傳》,“林教頭火般王倫”,晁蓋要做強盜頭子,串通林沖,殺了梁山泊上原來的大頭子王倫。可見就算做強盜頭子,也是要打。蘇菲亞見他咬牙切齒,捏緊了拳頭,虛打作勢,笑問: “你干甚么?”韋小寶一怔,從沉思中醒覺過來,說道:“要做皇帝,一定得打。”蘇菲亞一呆,問道:“打?跟誰打?”韋小寶道:“自然跟羅剎老婊子打。”

  蘇菲亞聽他說過几次“羅剎老婊子”,不懂“老婊子”三字是甚么意思,正要詢問,忽然房門推開,那火槍營隊長走進房來,一把抓住韋小寶胸口,嘰哩咕嚕說了一陣子話,將他抓了出去,又存他屁股上重重踢了一腳。那隊長哈哈大笑,第二腳又向他踢去。韋小寶大怒,忽然縱起,一個筋斗翻了過來,已騎在那隊長頸中,正是當日洪教主所授的救命三招之一“狄青降龍”。這一招他并未練熟,倘若用以對付武學高手,差得還遠,但這羅剎隊長怎會中土武功?韋小寶雖然毛手毛腳的一翻一躍,居然還是得手,雙手食指壓上他兩眼,喝道:“不許動!眼睛,死了!”他不知羅剎話如何說“不許動,否則挖出你的眼珠。”只好說:“眼睛,死了!”

  那隊長悟性倒還不低,居然懂得,大驚之下,當即不動。韋小寶右手拉扯他右耳,叫道:“走!”便如騎馬一樣,騎著他走回公主房中,叫道:“關門!火槍,拿。” 蘇菲亞又驚又喜,忙關上了門,從隊長身邊抽出短槍,抵 住他背心。韋小寶從他肩頭躍下,解下他腰帶來綁了雙足,再解下他褲帶,反綁了他雙手。那隊長褲帶一去,褲子登時跌落,露出光光的下身。蘇菲亞和韋小寶哈哈大笑。那隊長脹紅了臉,咬牙切齒,憤怒之極。

  房門輕輕推開,雙兒探頭進來,問道:“相公,沒事嗎?” 韋小寶招手叫她進來,又關上了房門。雙兒見到那隊長狼狽的情狀,又是好笑,又是奇怪。蘇菲亞問韋小寶:“捉住隊長,有甚么用?” 韋小寶捉住這隊長,只是出于一時氣憤,沒想到有甚么用,聽蘇菲亞問及,靈機一動,說道:“叫他帶兵造反。”他不會說羅剎話的“造反”,用中國話說了。又道:“叫他殺沙里扎,殺沙皇,你,做女沙皇。” 蘇菲亞不懂中國話“造反”是甚么意思,但“殺沙里扎,殺沙皇,你,做女沙皇”的話卻是懂的,一怔之下,隨即大喜,向那隊長嘰哩咕嚕的說了起來。

  韋小寶聽著兩人大說羅剎話,不知所云,只見那隊長不住搖頭,料想他不肯答應,叫道:“他不聽話,殺了。”從靴筒中拔出匕首,在那隊長左頰上一刮,嗤的一聲響,登時刮下了一大片胡子。蘇菲亞笑道:“好鋒利的短劍。”那隊長嚇得面如土色,心想:“這小蠻子原來有把短劍藏在皮靴里,真是古怪,當時沒搜了出來。”

  蘇菲亞問他:“到底肯不肯投降?擁我為女沙皇?” 那隊長道:“不是我不肯擁戴公主,我部下決計不會聽令的。莫斯科有二十營火槍隊,我們只有一營,就算造反,也打不過其余的十九營。”

  蘇菲亞一聽,這話倒也有理,但要對韋小寶解釋,一時卻也說不明白,只得大打手勢,說到二十營火槍隊時,十根手指不夠用,只好除下鞋子,連十根腳趾也用上了,這才湊足二十營之數。

  韋小寶好容易明白了,心想這件事倒好生為難,坐在椅上,苦苦思索:“這隊長不肯造反,殺了他也是無用。”對蘇菲亞道:“隊長不肯,叫副隊長來造反。”蘇菲亞道:“副隊長?” 韋小寶道:“對,叫副隊長來。” 蘇菲亞把隊長推到門邊,用火槍指住他后心,說道:“叫副隊長來!你如警告了他,我立刻就開槍。”那隊長無奈,只得大聲呼喝,叫副隊長進來。過了一會,副隊長推門進來。雙兒早已躲在門后,副隊長一進門,雙兒伸指在他背心戳了几下,登時點中了他穴道,動彈不得。雙兒喜道:“相公,外國鬼子的穴道倒是一樣的,我還怕鬼子的穴道不同。”

  韋小寶笑道:“外國鬼子一樣的有眼睛,有鼻子,有手有腳,自然也有穴道。”從副隊長腰間拔出佩刀,對蘇菲亞道: “你叫他,殺隊長造反,他不肯,叫小隊長來殺他。” 蘇菲亞心想此計甚妙,對副隊長道:“你殺了隊長,帶領火槍營,做隊長,聽我命令。你不肯殺隊長,我叫小隊長來殺了你和隊長,由小隊長做隊長。你殺不殺?” 韋小寶道:“雙兒,你解開他身上穴道,腿上的穴道可解不得。”

  雙兒依言解了他上身穴道,將佩刀交在他手里。蘇菲亞又問了一次。那隊長破口大罵,連聲恐嚇。副隊 長平時和隊長素有嫌□,要他起兵造反,本是不敢,但聽隊長罵得惡毒,又想:“我若不殺你,那第一小隊的小隊長想做隊長,也必殺你,反而連我也殺了。”當即提起佩刀,擦的一刀,砍下了那隊長的腦袋。這一刀砍下,蘇菲亞、韋小寶、雙兒三人齊聲叫好。不過蘇菲亞叫的是羅剎話“赫拉笑!”韋小寶和雙兒叫的自然是中國話了。

  蘇菲亞拉住了副隊長的手,連聲稱贊他英勇忠義,立即升他為火槍營隊長,說道:“你坐下,咱們仔細商量。” 副隊長皺起了眉頭,指著韋小寶和雙兒道:“這兩個外國小孩子,使了魔朮,我下身動不了。”蘇菲亞對韋小寶道: “請你,魔法,去了!”

  雙兒微微一笑,解開了副隊長下身穴道。蘇菲亞吩咐副隊長:“你去傳三個小隊的小隊長和副小隊長進來,我要中國小孩子使魔法,每個人手動腳不動。”又跟韋小寶和雙兒說了。副隊長應命而去。過不多時,六名正副小隊長排隊站在門外。副隊長一個個叫進房來,雙兒逐個點了六人腰間的 “志舍穴”和大腿的“環跳穴”。

  蘇菲亞道:“副隊長決心擁我為女沙皇,我們要出兵去殺了沙里扎,你們服不服從?” 六名正副小隊長眼見隊長尸橫就地,早知大事不妙,聽蘇菲亞這么說,更是心驚肉跳,面面相覷,誰也不敢開口。韋小寶心想:“滿清來中國搶江山,韃子兵搞‘揚州十日’,殺人放火,奸淫擄掠,老皇爺就此做成了皇帝。他媽的, 我叫他們搞‘莫斯科十日’,搞得天下大亂,越亂越好。和尚打傘,無法無天!若不如此,怎搶得到皇帝做?”對蘇菲亞道: “你叫大家進莫斯科城打仗,殺人、放火,答應他們做將軍大官,有很多很多金子銀子,大家搶美女做老婆!” 蘇菲亞一想不錯,對副隊長道:“你去召集全體火槍手。我來跟他們說話。”

  六百多名火槍手集合在獵宮廣場。副隊長派了十二名火槍手進來,將給點了穴道的六名正副小隊長抬到廣場。蘇菲亞站在階石上,大聲說道:“火槍手們,你們都是羅剎國的勇士,為國家立過很大功勞。可是你們的餉銀太少了,你們沒有美麗的女人,沒有錢花,酒也喝不夠,住的屋子太小,太不舒服。莫斯科城里有很多有錢人,他們有好大的屋子,有很多仆人,有很多美麗的女人,你們沒有。這公平不公平啊?”

  眾火槍手一聽,齊聲叫道:“不公平!不公平!” 蘇菲亞道:“那些有錢人又肥又蠢,吃得好像一頭頭肥豬,如果跟你們比武,打得過你們么?這些富翁的槍法難道勝過了你們?他們的刀法難道勝過了你們?他們為國家、為沙皇立過功勞么?”她問一句,眾火槍手就大聲回答:“年特!” 韋小寶只聽眾人一聲“年特”又是一聲“年特”,他知道在羅剎話中,這是“不”的意思,他不懂蘇菲亞的話,還道公主勸火槍手造反,大家不肯聽從,不禁擔憂。蘇菲亞又道:“你們都應當做將軍,做富翁!你們個個應當升官發財。”眾火槍手大聲歡呼。有的問道:“蘇菲亞公主,你有甚么法子讓我們升官發財?”蘇菲亞道:“你們想不想做 將軍?”眾火槍手叫道:“要做啊。”蘇菲亞道:“你們想不想有很多很多錢?”眾火槍手道:“當然要啊!”蘇菲亞又問: “你們想不想美麗的女人?”眾火槍手都轟笑起來,叫道:“要!要!要!”

  蘇菲亞道:“好!你們大家去莫斯科城里,跟其他十九營的火槍手說,是我蘇菲亞公主下的命令,我是女沙皇,全羅剎國都聽我的話。我准許你們,每一個火槍手,可以挑一家有錢人家,跟那個肥豬大富翁比武,誰殺得了他,那個富翁的大房子,他的金子銀子,他的美麗女人、馬車、駿馬、衣服、仆人、婢女、美酒,甚么都是這個勇敢火槍手的。你們有沒有勇氣?是不是男子漢,大丈夫?敢不敢去殺人、搶錢、搶女人?” 眾火槍手齊聲大叫:“敢,敢,敢!殺人、搶錢、搶女人,有甚么不敢?” 蘇菲亞大喜,叫道:“那好得很,我還怕你們是膽小鬼,不敢去干大事!快拿伏特加酒來!喂,你們到地窖里去,把最好的伏特加酒都拿來。” 這沙皇獵宮的地窖之中,藏有數十年的陳酒,名貴之極,原是專供沙皇、皇后、公主、皇子以及王公大臣享用,這些火槍手本來哪能嘗上一口?蘇菲亞這命令一下,眾兵士轟然大樂,登時便有數十人奔去取酒。

  片刻間,眾兵在廣場之上,將一瓶瓶伏特加酒敲去瓶頸,搶了痛飲,歡聲大叫:“蘇菲亞,女沙皇,烏拉,烏拉,烏拉!蘇菲亞,女沙皇,烏拉,烏拉,烏拉!” 羅剎話中,“烏拉”即是“萬歲”之意,韋小寶雖然不懂, 但見眾兵歡呼暢飲,不住大叫“蘇菲亞,女沙皇,烏拉”,料想是熱誠擁戴。他拉拉蘇菲亞的衣袖,說道:“叫他們,十二個小隊長,殺了,不會退回來。”

  蘇菲亞連連點頭,朗聲叫道:“羅剎國英俊強壯的勇士們,大家聽了:我吩咐你們去殺富翁,搶錢、搶女人,可是沙里扎不許,派了這些壞蛋來,要治你們的罪!”說著向六名正副小隊長一指。當下便有十余名火槍手抽出佩刀,大叫:“殺了壞蛋!”十几把長刀砍將下來,立時將六名正副小隊長砍死。羅剎人本來暴烈粗野,喝了伏特加酒后,全身發燒,眼見得六名小隊長血肉橫飛,更是不可抑制,大叫:“殺壞蛋去,搶錢、搶女人去!”

  蘇菲亞道:“你們去向莫斯科城中十九營的火槍手說,大家一起干,哪一個隊長不許,立刻殺了。哪一個貴族、將軍、大臣不許,立刻殺了,把他家里的金子銀子、美麗的妻子女兒,通統拿來分了。那些壞蛋的房子,放火燒了。” 眾兵大聲歡呼,紛紛抽出長刀,背負火槍,牽過坐騎,翻身上馬。過了一會,便聽得蹄聲急促,群向莫斯科城奔去。蘇菲亞對副隊長道:“你也去搶啊,有甚么客氣?最要緊的,不可跟別的火槍營沖突,大家一起搶。你帶人沖進克里姆林宮,把沙里扎和彼得捉了起來。宮里的金銀珠寶,美麗宮女,叫大家盡量搶好了,都是我賜給你們的。”副隊長大喜,應命上馬而去。

  蘇菲亞嘆了口氣,只覺全身無力,坐倒在階石上,說道: “好累!”韋小寶道:“我扶你進去歇歇。”蘇菲亞搖搖頭,過 了一會,說道:“咱們上碉樓去瞧瞧。” 這獵宮全以粗麻石砌成,碉樓高逾八九丈,原為□望敵情之用。羅剎國立國之前,本是莫斯科的一個大公國,莫斯科大公爵翦平群雄,自立為沙皇。前朝沙皇生怕在出獵之時仇敵乘機偷襲,因此在莫斯科城外造了這座獵宮,以備倉卒遇敵之時守御待援。

  蘇菲亞帶了韋小寶和雙兒登上碉樓,向西望去,隱隱見到莫斯科城中燈火點點,黑夜之中,十分寧靜。蘇菲亞擔憂起來,說道:“怎么不打?他們,怕了?”韋小寶不明羅剎兵的性格,不知會不會上陣退縮,只得安慰她道:“不怕,不怕。” 蘇菲亞又問:“你怎知道叫兵士殺人、搶錢、搶女人,就可以,殺沙里扎,殺彼得?”

  韋小寶微笑道:“中國人,向來這樣。”他想到了當年在揚州城中,聽得老年人所說滿清兵攻城的情形。清兵入關之后,在江蘇等地遇到漢人猛烈抵抗,揚州尤其堅守不下。清軍將帥就允許士兵破城之后,可以奸淫擄掠,一共十天。這“揚州十日”,實是慘酷無比。韋小寶自幼生長揚州,清兵如何攻城不克,主帥如何允許部卒搶錢搶女人,清兵如何奮勇進攻,這些故事從小聽得多了。后來在北京,又聽人說起當年李自成的部下如何在北京城里搶錢搶女人,張獻忠又如何總是先答應部下,城破之后,大搶三天。看來要造反成功,便須搞得天下大亂,要天下大亂,便須讓兵士搶錢搶女人。因此眼見火槍營士兵不敢造反,他自然而然的將 “搶錢搶女人”五字真言說了出來。果然羅剎兵和中國兵一般無異,這五字秘訣,應驗如神。

  等了良久,黑暗中忽見莫斯科城里升起一團火焰。蘇菲亞大喜,叫道:“動手了!”摟住韋小寶又吻又跳。韋小寶喜道:“他們放火了,這就行啦。殺人放火,定要連在一起干的。” 過不多時,但見莫斯科城中火頭四起,東邊一股黑煙,西邊一片火光。蘇菲亞拍手大叫:“大家在殺人放火了。小寶,你真正聰明,想的計策真妙。”

  韋小寶微微一笑,心想:“說到殺人放火,造反作亂,我們中國人的本事,比你們羅剎鬼子可大上一百倍了。這些計策有甚么稀奇?我們向來就是這樣的。” 蘇菲亞道:“你叫大家殺了正隊長,殺了小隊長,大家只好一直干下去了,再想回頭也不行了。小孩子,真聰明,中國大官,了不起。”韋小寶道:“這叫做投名狀。”蘇菲亞道: “甚么,丟命上?”韋小寶哈哈大笑,說道:“是,丟了性命,拚命上啊。”心中暗罵羅剎人沒學問。

  中國人綠林為盜,入伙之時,盜魁必命新兄弟去做件案子,殺一個人。這人犯了殺人大罪之后,從此不會去出首告密。《水滸傳》中林沖上梁山泊入伙,王倫叫他去殺人做案,繳一個“投名狀”。韋小寶聽說書聽得多了,熟知這門規矩,心想:“我們中國人的法子,羅剎鬼子一竅也不通,看來這些羅剎人雖然凶狠橫蠻,倒也不難對付。” 蘇菲亞眼見莫斯科城中火頭越來越旺,四處蔓延,又擔憂起來,不知火槍營官兵亂搶亂殺之后,變成怎生一番光景,問韋小寶:“殺人放火,搶錢搶女人,以后,怎樣?” 韋小寶一怔,他只知道要造反就得縱容士兵殺人放火、搶 錢搶女人,以后怎么,可不懂了,只得說道:“這個?搶夠了,不搶了。殺夠了,不殺了。”

  蘇菲亞皺起眉頭,心想這可不是辦法,一時之間卻也無計可施。三人瞧了一會,回入寢宮,靜候消息。次日一早,那火槍營副隊長帶了一小隊人馬,來到獵宮向蘇菲亞報告:二十營火槍隊昨晚遵奉女沙皇之命,搶了一夜,金銀美女,搶了不計其數,已把沙里扎娜達麗亞殺了。蘇菲亞大喜,跳起身來,叫道:“娜達麗亞殺死了?彼得呢?”副隊長道:“小彼得已抓了起來,關在克里姆林宮的酒窖里。”蘇菲亞大叫:“赫拉笑!赫拉笑!”

  只聽得馬蹄聲響,又有大隊人馬疾馳而來。蘇菲亞臉上變色,驚問:“甚么人?”副隊長道:“莫斯科城里的王公、大臣、將軍們,齊來請陛下登位,做羅剎國女沙皇。” 蘇菲亞心花怒放,一把摟住韋小寶,在他左右頰上連吻數下,叫道:“中國小孩,好計策!”

  耳聽得馬蹄聲在獵宮外停歇,跟著皮靴擊地聲響,一群人走進宮來。當先一人是大臣波多尼茲親王。他走到蘇菲亞面前,躬身說道:“王公貴族、大臣將軍一致議決,請蘇菲亞公主回宮主持大局,平服動亂,恢復和平。”

  蘇菲亞滿臉笑容,點頭接納,問道:“叛黨首領娜達麗亞,是不是已經殺了?”波多尼茲親王回稟:“娜達麗亞擾亂國家,殺害忠良,自私擅權,包藏禍心,已經遵奉上帝旨意,正法處決,大快人心。”蘇菲亞道:“很好,咱們去克里姆林宮。” 眾大臣和火槍營蜂擁著蘇菲亞,向莫斯科城而去,頃刻 之間,獵宮中冷清清地只剩下韋小寶和雙兒兩人。韋小寶心下氣憤,罵道:“他媽的,這羅剎公主過橋抽板,新人上了床,媒人丟過牆。她做了女沙皇,可不要我們啦。” 雙兒微笑道:“你想女沙皇封你做男皇后,是不是?”韋小寶道:“啊,你取笑我?瞧我不捉住你?”說著向雙兒扑去。雙兒嗤的一笑,閃身避過。

  其時方當初夏,天氣和暖。獵宮中繁花如錦,百鳥爭鳴,只是羅剎國花卉虫鳥和中土大異,花色麗而不香,鳥聲怪而不和,韋小寶乃市井鄙夫,于這等分別毫不理會,和雙兒在獵宮中到處游蕩,無人前來打擾,倒也自得其樂。如此過得七八日,蘇菲亞忽然派了一小隊兵來,接二人進宮。

  韋小寶走進蘇菲亞的寢宮,只見她頭發散亂,伸足狠踢家具,只踢得砰□大響,正在大發脾氣。她見韋小寶到來,登時臉有喜色,叫道:“中國小孩快來,出主意,想法子。” 韋小寶心道:“你如不是遇上了難題,原也不會想到我。這一次可得敲筆竹杠,不能這么容易便幫你想計策了。”問道: “女沙皇陛下,你有甚么難題?” 蘇菲亞不住搖頭,說道:“我女沙皇,不是,他們,不肯,我,女沙皇,做的。”

  說了半天,韋小寶這才明白,原來羅剎國向來規矩,女子不能做沙皇。皇太后娜達麗亞雖然已死,仍有大批不少將軍擁戴小沙皇彼得,堅決不肯廢了他。這時城中亂事已經平定,蘇菲亞雖得火槍營擁戴,但眾大臣已然有備,調了大隊哥薩克騎兵駐在莫斯科城外,隨時可應召入城。蘇菲亞再要 號召火槍營作亂,已大為不易。

  連日來克里姆林宮中會議,王公大臣分為兩派,一派擁戴蘇菲亞,一派擁戴彼得,爭持不決。擁戴沙皇彼得的,都是手握實權的將軍大臣,生怕女沙皇登位,另行任用新人當權﹔而擁戴蘇菲亞的,則是一批不得意的貴族和商人,只盼新主上台,自己有油水好撈。蘇菲亞幸得火槍營擁戴,有兵權在手,保皇派還不敢怎樣,但保皇派能指揮哥薩克騎兵,實力殊不可侮。兩派如果開火,勝敗倒也難說。韋小寶心想:“這種國家大事,我是弄不懂的,有甚么屁計策想得出?不如溜之大吉,滾他媽的咸鴨蛋,免得他們兩派混戰起來,把韋小寶轟成了羅剎魚子醬。”眼珠子一轉,說道:“那容易得很,法子自然有的。不過我有……我要敲竹杠。” 他本想說“我有條款”,但羅剎話說不上來,索性說了揚州話 “敲竹杠”。

  蘇菲亞問道:“甚么‘敲豬缸’?”韋小寶道:“敲竹杠就是……這個……我的法子,不能夠,送給你。你給我東西,很多,很多,我再給你,法子。”蘇菲亞大喜,忙道:“很好,很好,敲豬缸,我們大家敲豬缸!你要甚么,我都答應。你是不是想做我的男皇后?” 韋小寶一驚:“這可不敢領教。要娶老婆,阿珂可比你好得多了。就是雙兒這小丫頭,也大大勝過你全身是毛的羅剎女人。”笑道:“做你的男皇后,當然很好,不過這樣一來,你可做不成女沙皇了。”

  蘇菲亞忙問原因。韋小寶道:“因為……這個那個辣塊媽媽不開花!”他一時之間想不出理由充份的說辭,便隨口講些 揚州土話,甚么“乖乖龍的東,豬油炒大蔥”,蘇菲亞那里懂得?問道:“是不是中國人做男皇后,羅剎人要不高興?”韋小寶忙道:“是呀!羅剎男人,自己,說自己美貌,做不成男皇后,恨你,打你。”蘇菲亞心想不錯,羅剎男人確要吃醋,說道:“你不做我男皇后,別的要甚么,我都答應。”

  韋小寶道:“第一,我要做羅剎大官。”蘇菲亞道:“這個容易,我做成了女沙皇后,便封你為伯爵,去管東方的韃靼人。你黃面孔,低鼻子﹔韃靼人,也是黃面孔,低鼻子。他們服你。”韋小寶道:“第二件,你和中國皇帝,不可打仗。你寫信,我送去北京,羅剎女沙皇和中國皇帝,做好朋友,親親嘴,抱抱。中國兵很厲害,個個會魔法,手指一點,羅剎兵不會動了。打仗,羅剎人死了。我愛你,你死了,我哭了!” 蘇菲亞一聽之下,登時大為感動。雙兒出手點穴,火槍營的副隊長和六名正副小隊長立時不會動彈,蘇菲亞是親眼所見。她不知這是中國的上乘武功,甚是難學,即令韋小寶也是不會,還道中國人當真個個會此魔法,心想若和中國皇帝打仗,自是有輸無贏,難得這中國小孩對自己一片真情,當即伸臂將他抱住,在他嘴上深深一吻,說道:“中國小孩,我也愛你。很好,羅剎兵打不過中國兵,大家不打,做好朋友。” 嘖的一聲,又吻了他一下,問道:“還有甚么敲豬缸?再敲,再敲好啦!”韋小寶想了一想,道:“沒有了。”

  蘇菲亞道:“好,你快教我,怎樣做女沙皇。”韋小寶心想這件事可不容易,只得東拉西扯,詢問朝廷中的事情,想不出計策,便假裝聽不懂她話。蘇菲亞漸漸覺察他在使奸,臉色便難看起來,說道:“你如騙我,我把你殺了。”

  韋小寶大急,忙道:“不騙,不騙!”蘇菲亞道:“那么我要做女沙皇,甚么法子?”韋小寶道:“這個……這個……”蘇菲亞怒道:“甚么這個、這個?朝里一派擁護我,一派反對我,兩派要打仗。我這派如果輸了,那怎么辦?” 韋小寶忽然想起,曾聽小皇帝說過,滿洲太祖皇帝當年立了四個貝勒。大貝勒代善、二貝勒阿敏、三貝勒莽古爾泰、四貝勒皇太極。(韋小寶當然記不清四個貝勒的名字。)四個貝勒當時都有大權,頗有紛爭,后來四貝勒皇太極得大貝勒代善支持,才壓倒了對方,接承大位。因此代善一系,頗有權勢,康親王杰書就是代善的后人。他想到此事,便道:“不要打,慢慢來。你和彼得,都做沙皇。將來,反對你的大臣、將軍,一個一個,慢慢殺了。你再殺彼得,再做女沙皇。”

  蘇菲亞覺得此計倒也甚妙,不過眾大臣一直說女子不能做沙皇,可真氣人,于是將這情形說了。韋小寶心想清朝開國之初,順治皇爺還是個小皇帝,大權都在攝政王多爾袞手中,便道:“你不能做女沙皇,就先做攝政王。”蘇菲亞問:“甚么是攝政王?”韋小寶道:“攝政王,不是沙皇,但是可以下命令殺人,打人屁股,可以賞錢,升他們的官。沙皇,假的,沒有力氣。攝政王,真的,有力氣,能殺人,打人屁股,能給人升官,能賞錢,人人都怕,都聽攝政王的話,不聽沙皇的話。” 蘇菲亞大喜,大叫:“赫拉笑!赫拉笑!”

  擁戴蘇菲亞的王公將軍人數較少,蘇菲亞將其中為首的召進宮來,將韋小寶所獻的計策和眾人商議。蘇菲亞掌握了 莫斯科的兵權,但不能登基為女沙皇,主因在于無此先例。眾大臣聽到設立“攝政王”的計謀,都覺極妙,只須大權在手,做不做沙皇也沒多大分別。眾人商酌良久,又想了一條法子出來,立蘇菲亞的同胞弟弟伊凡為大沙皇,讓彼得仍做沙皇,乃是小沙皇。大小沙皇并立,免得擁彼得一派的人反對。蘇菲亞公主則是“攝政女王”,處理一切朝政。眾人計議已定,蘇菲亞立即聚集火槍營,再召集全體王公大臣,將這新法子宣示出來。她又向眾大臣擔保,決不任意罷免各人的職司,凡是擁護這辦法的,一律升賞。眾王公大臣見自己權位利益并無所損,又不壞了前朝的規矩,當下均無異議。

  “擁蘇派”中有人首先引導,向蘇菲亞女攝政王躬身行禮,余人盡皆跟隨。蘇菲亞大喜,命人去請弟弟伊凡到來,又將小沙皇彼得從酒窖中放了出來,兩人并為大小沙皇。她自己坐在兩個弟弟的下首,百官奏事,升賞黜陟,都由女攝政王裁決。其時伊凡十六歲,彼得十歲,年幼識淺,一切全聽姊姊的主張。蘇菲亞大權在握,心想此事那中國小孩大官厥功甚偉,若不是他接連想了几個巧妙主意出來,自己此刻還是被關在獵宮之中,再過得几個月,皇太后娜達麗亞多半會逼迫自己落發為尼,在尼姑庵中幽閉一世。想到這悲慘命運,溫暖的夏天立時變成嚴冬,當下把韋小寶傳來,大大稱贊。韋小寶心想我那些法子,在中國人看來半點也不希奇,我在中國是個臭皮匠,到了羅剎國卻變成了諸葛亮,真正好笑。他正想吹几句牛皮,忽然一想不妙,這個羅剎公主倘若從此 要我做“羅剎諸葛亮”,把我留在身邊,從此不放我回去,那可乖乖不得了,便道:“女攝政王娘娘,你做了攝政王,將來再做女沙皇,那就容易得很了。只須遵守一件事,人人就都服你。”

  蘇菲亞問道:“甚么事?快快說給我聽。” 韋小寶道:“一言既出,三頭馬車難追。”原來羅剎人的馬車,以三匹馬拖拉,不同中國人之四馬拖拉,因此中國的 “駟馬難追”,在羅剎國成了“三頭馬車難追”。蘇菲亞不懂,問道:“甚么三頭馬車難追?”韋小寶道: “說過了的話,一定要算數。我們中國皇帝說的話,叫做皇帝的金口,那是決計反悔不得的。”蘇菲亞恍然大悟,笑道: “我答應過你的事,你怕我反悔,是不是?親愛的中國小孩,羅剎女攝政王的說話,是寶石口,比你們中國皇帝的金口還要貴重。”

  當下她以大小沙皇之名頒下諭旨,封韋小寶為管領東方韃靼地方的伯爵,又命大臣寫了一通國書,致送中國皇帝,由韋小寶送去,再派一名俄國使臣,帶領兩隊哥薩克騎兵護送,金銀財物,賞賜了不少。韋小寶賄賂她的那十几萬兩銀票,也都撿出來還他。此外并有許多送給中國皇帝的禮物,均是貂皮、寶石等羅剎國的貴重特產。這時蘇菲亞已選了好几名羅剎國的俊男相陪,再也不來同韋小寶親熱。但韋小寶辭別那一天,蘇菲亞想起這几個月來的恩情,又感激他建策首義的大功,甚是戀戀不舍。據俄羅斯正史所載,火槍手作亂,是在五月十五至十七的三日之中。五有廿九日,火槍營在蘇菲亞指使之下,上書 請伊凡和彼得并為沙皇,請蘇菲亞公主攝政,裁決軍國大事。亂事大定,已在六月中旬。

  其時天氣和暖,韋小寶跨下駿馬,于兩隊哥薩克騎兵擁衛之下,在西伯利亞大草原上向東疾馳,和風拂面,蹄聲盈耳,左顧俏丫頭雙兒雪膚櫻唇,右盼羅剎國使臣碧眼黃須,貂皮財物,滿載相隨,當真意氣風發之至,心想:“這次死里逃生,不但保了小命,還幫羅剎公主立了一場大功,全靠老子平日聽得書多,看得戲多。” 中國立國數千年,爭奪帝皇權位、造反斫殺,經驗之丰,舉世無與倫比。韋小寶所知者只是民間流傳的一些皮毛,卻已足以揚威異域,居然助人謀朝篡位,安邦定國。其實此事說來亦不希奇,滿清開國將帥粗鄙無學,行軍打仗的種種謀略,主要從一部《三國演義》小說中得來。當年清太宗使反間計,騙得崇禎皇帝自毀長城,殺了大將袁崇煥,就是抄襲《三國演義》中周瑜使計、令曹操斬了自己水軍都督的故事。實則周瑜騙得曹操殺水軍都督,歷史上并無其事,乃是出于小說家杜撰,不料小說家言,后來竟爾成為事實,關涉到中國數百年氣運,世事之奇,那更勝于小說了。滿人入關后開疆拓土,使中國版圖几為明朝之三倍,遠勝于漢唐全盛之時,余蔭直至今日,小說、戲劇、說書之功,亦殊不可沒。

  (按:俄羅斯火槍手作亂,伊凡、彼得大小沙皇并立,蘇菲亞為女攝政王等事,確為史實。但韋小寶其人參與此事,則俄人以此事不雅,有辱國體,史書中并無記載。其時中國史官以未曾目睹,且蠻方異域之怪事,耳食傳聞,不宜錄之于 中華正史,以致此事湮沒。)

 

鹿鼎記目錄   回首頁

※建議使用IE4.0以上版本瀏覽器,解析度設為800*600全彩,以取得最佳閱讀品質※

2003年01月1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