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Long Island tea

一次從西雅圖出差到紐約。回途在紐約的機場等飛機時,我的洋老闆請我到餐廳吃點東西。

當時只覺得口渴,想喝點茶解渴。看了菜單上有道“Long Island tea”覺得很高興,有茶喝,

於是就點了 Long Island tea。在旁的洋老闆聽了我點的之後,驚訝地看著我問,

我是不是想一路睡回西雅圖?我問他為什麼這樣說,

他才向我解釋“Long Island tea”是一種把各種烈酒混合一起的 Liquer (酒),不是茶。

我一聽,馬上謝謝他的好意,趕快跑去更正,告訴侍者我要的是普通的【tea】

Let him have a bite

剛到美國醫院實習,開使便分發到外科,每天要花好幾個小時在手術房。

一天中午手術房的護士長要我進二號手術房,

“Let Dr. Bernard have a bite, he has been there whole morning, must be hungry。”

我大吃一驚,非得自衛不可 。“I don't want him to bite me!”休息室奡X個人都笑彎了腰。護士長安慰我

“Don't worry, nobady is going to bite you. What I meant is that Dr. Bernard has to eat something。”原來如此。

Stuck your foot in your mouth

鄰居 Reed 太太來我家閒聊,說到斜對門哪家的大兒子被學校開除了,

後院哪家的女兒離家出走了。。。。。。說了半天臨走時她再加一句:

“Please stuck your foot in your mouth。”她這句話把我嚇一跳,怎麼要我將腳放塞進嘴堨h呢?

後來Reed太太笑著解釋給我聽,這是說要我“嚴守秘密”的意思!

Born Hard

我親家母來美國探親回國時想給自己的兒子買一件T恤衫,到商店看到一件尺寸,

樣式俱佳,就買了回來,到家抖開一看前胸上赫然印有“Born Hard”字樣,不由得大驚失色。

她說:“這不是【難產】嗎?我媳婦至今還未生養過,買回去太不吉利了”便立即叫女兒去換。

女兒一聽緣由笑得半死,告訴自己老媽道:“這不是【難產】而是【硬漢】”

親家母這才一塊石頭落地,高興地裝箱收起。

Fine

我經常去市立圖書館借書,並如期歸還。有次一口氣借了五本,一時看不完,

圖書館規定可以打電話去要求延期或續借,否則就要罰款。那天我按規定在到期前打電話去,

因國慶假期前後幾天無人聽電話,我便在電話錄音中報告了我的姓名、借書證,

以及我的聯絡電話等,要求續借兩週。在這次到期前去圖書館還書時,

我問館員是否已聽到我請求續借的電話,是否有罰款,我:“"Is there any fine?”

館員在電腦裡查了一下回答我說:“Fine”。我驚異急辯:我已按規定打電話來續借,

為甚麼有罰款呢?她再說:“Find, no fines”。這時我才明白她第一句話中“Fine”是"很好",

並非"罰款"之意。她第二句回答中再重複說明:“很好,沒有罰款”

一念之差,使我急得幾乎和圖書館員爭辯起來。

德州:樓乃基

Have the ball at one's feet

因工作關係,先生認識了不少在不同領域頗有建樹的朋友,我也因此沾光參加他們的聚會。

這類聚會對我有點壓力,但逼著自己盡量去適應,不能每次都當一位聽眾、一位旁觀者,多多少少

都要開開“金口”吧!

一次大家正好談到其中一位朋友所從事的工作,一位男士說:“He has a ball at his feet。”我不等任何人

回應,也沒等被讚譽者發表任何謙虛之詞,脫口而出:“我沒看見他腳邊有球。”

這一出口非同小可,大家都我繼續【語出驚人】地發表【高見】,我卻沒了下文。等我弄清楚那句話的

【弦外之音】,可以想像那有多尷尬。

原來,“have the ball at one's feet”,是指對某人看好,深信某人有機會成功,我卻一口咬定那位朋友

沒有那樣的本事。還好,他們都理解了我這個【外國人】

紐約:嵐

門鈴響

我們一群女生在一起閒嗑牙,嘰嘰喳喳的談天說地,講到最近的逼些社會新聞等等,包括一位一名

明歌星的桃色消息。

Sally表示,雖然她沒有讀到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。但是,她對這消息也略有所聞,有一點點印象。因此

她說:“It does ring a ball。”

沒想到。Jill 側耳請聽一陣後,一臉狐疑的說:“我沒聽到門鈴響呀!”

原來,她以為Sally是在說有人“按門鈴”,鬧了這麼一個烏龍笑話。

加州:天兒

Graveyard

來每伴讀已數年,但因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中,所比英文進步有限,對一些特殊用語更是摸不著頭緒。

某日,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兒子由學校帶回來的刊物,見其中一則徵電話接線生的廣告, 下面附註著:

【Evening and graveyard, apply in person。】

我對兒子說:“晚上在墓園做接線生,這個工作誰敢去應徵啊?”

兒子接過報紙一看,笑得噴飯,止住笑後,他耐心像我解釋說:“graveyard 在此是指深夜的班,並非字面

上墓園的意思,所以這則廣告是要徵晚班及夜班的電話接線生,且要當面去申請。

我聽完兒子的解釋不禁扼腕,唉!這則廣告上的每個英文自我都認識,但對整句話的解釋卻是失之毫釐

差之千里啊!

德州:燕呢

Give me a hand!

我在美國公司會計部工作多年,每年年終結帳完後,要把結完賬的文件的支張放進盒子裡,然後送到儲

藏室去。

一天,我正在把一只盒子放在架上,準備送到儲藏室去,由於盒子有點重,我忙對旁邊一位男同事說:

“Give me a hand, Please!”平時愛開玩笑的他馬上站起來,然後猛烈鼓掌。

我當時真是哭笑不得,但立刻醒悟到“Give me a hand”可以理解成【請給我鼓掌!】或【請幫我一下忙】。

加州:陳曼濤

 

英文烏龍事件目錄   回首頁

※建議使用IE4。0以上版本瀏覽器,解析度設為800*600全彩,以取得最佳閱讀品質※

2001年08月1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