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Childlike and Childish-------

幾年前初到美國,由於對 Childlike 和 Childish 兩個詞的確意思不夠了解,

以至於鬧了一場小小的誤會,差點得罪了我的指導教授。有一天,

我同辦公室幾位教授和研究生聊天,當時的話題談到我的指導教授的性格。

她是一位十分開朗、熱情、有趣及童心未泯的老教授。

我隨可說了一句“ She is childish.”其實我當時想說的是“ She is childlike.”

事隔不久(有人告訴這位教授說我講她 childish),她有點不高興的問我“Did you say that I am childish?”

我立即覺得大事不妙,向她解釋我的原意,且她也諒解我的用詞不當。

Childlike是讚揚別人直率,天真爛漫或是有童心。

然而,Childish 卻是幼稚和愚蠢的意思,這兩詞可不是一回事。

Getting cold feet-------

班上一位同學新找到工作,我們都向她表示祝賀。她除了表示感謝之外,

然後說:“ I think I'm getting cold feet.”

我聽了覺得很奇怪,就問老師:“為什麼她的腳會冷?”

老師說:“這是美語裡的俚語,意思是說【她膽怯,害怕做新的工作】”

我這才明白她說“getting cold feet”的意思。    

Subway-------

前年姪女來家數日後,欲回舊金山,飛機上午八時起飛。

我們要她乘地鐵上機場,但不知地鐵第一班車是幾點鐘開車。

小女即打電話給查號台,隨後打電話給對方,

只聽她對話筒說:“什麼?9:00AM才開始,那早上上班的人怎麼辦?”

對方回答說:“這個,我也不知道。”

後來,我們才發現原來查號台給的不是 Subway station (地鐵車站) 的電話號碼,

而是附近 Subway store (一間三明治專賣店) 的電話號碼。

What's cooking?-------

我在一家指甲美容店工作。許多顧客定期到店裡來修指甲,做美容。

由於經常光顧,老顧客和修指甲的小姐們彼此都認識,常常邊修指甲邊聊天。

一天,一位老顧客進店來。她一邊脫外套,一邊向一個經常為她修指甲的小姐打招呼

“Hello, How are you? What's cooking?”這位小姐的英文有限。

她回答:“No,I am not cooking, My mon is cooking”

那位老顧客頓時一頭霧水,尷尬地不知如何往下再問。

其實,“What's cooking?”是一句英文俚語。意思相當於漢語的【怎麼樣?在忙什麼呢?】

問話的人並非真的要知道你在“燒”什麼。

我見這個小姐的誤解使得那位顧客不知所措,趕緊趨前和她搭話,一解當時的尷尬局面。

Gild the lily-------

每年的聖誕節來臨,家家戶戶都懸掛著五彩繽紛的大小燈飾,閃爍耀眼。

我家當然不例外,除了往年一般的佈置之外,我還加添了各式各樣的彩帶花飾,

務求自己的設計獨樹一格。當自己滿心喜悅之餘,冷不防兒子對我說:“你真是 gild the lily。”

他這一說,我一知半解,以為加一些 lily 花更好,兒子笑著對我解釋,

這句話是說你做事多此一舉,簡直畫蛇添足!

“gild the lily”,原意為替百合上金彩,即像往年一樣的佈置已經很美觀了,

何必加添其他的花飾呢?我聽後恍然大悟,才明白此句的意思。

Blow your own horn-------

剛從外州學校畢業,想在紐約地區找工作的小張,一天開車和幾位朋友結伴出遊,

在市區遇上了交通阻塞,他們只得耐心地坐在車中。朋友們紛紛談找工作的經驗,

談怎麼寫工作簡歷。其中一位朋友拍著小張的肩膀,說了一句英文

“You should blow your own horn!”話音剛落,只聽見陣陣喇叭聲起,朋友急忙制止小張,

“喂!幹什麼呀!這堨i不准鳴喇叭,違者要罰錢的,你看到那塊 [Don't Horn!] (請勿按喇叭)的牌子沒有?”

小張委屈地說“你不是要我 blow the horn 嗎?我以為你要我按喇叭,催前面停著不動的車陣呢!”

後來,小張弄清楚了,原來 blow your own horn ,有自吹自擂的意思。

在這堙A朋友所指的是,寫工作簡歷時不要謙虛,要多談自己的長處和優點。

Address and a dress-------

當我在剛到美國,進入一間住宿學校就讀時。一次,一位舍友問我

“Do you have address?”而我卻聽成“Do you have a dress?”

望著前面這位墨西哥舍友過胖的身型,

我很為難和小心地說:“I am so skinny, my clothes wouldn't fit you!”對方聽後,

頓時大笑起來,等對方告訴我的是學校地址,而不是服裝時,

自己真是又好笑又尷尬,擺了這麼 大的烏龍。

Considerable and Considerate-------

初到美國,有一次和一位美國朋友一同出去,這位朋友一路上對我關照備至。

我心中十分感激,除了 "Thank you" 之外,我還說了一句 "You are so considerable"。

我是想稱讚他考慮周到,誰知道這句話出口後,

朋友那本如麗日當空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。

我立即感覺不對,可是又不知錯在哪堙A好不尷尬。

好在那位朋友還真善解人意,他遲疑了一下,說:“I think you wanted to say I'm considerate”,

我趕緊詢問此中區別,原來 considerable 的意思是 [重要的,或大塊頭的]

(恰好我這位朋友是個超級大塊頭,而他最忌諱的也是這個!)

而 considerate 才是我要表達的原意!差點鬧個大誤會!真是差之毫釐,繆之千里!不可不慎。

Losing my mind-------

有一天早晨,我到公司的辦公室去影印一疊文件。影印完畢之後,

正要步出辦公室的時候,忽然想起來最後那一張原件還在影印機內未取出來。

我轉身回去取那張文件時,口中唸唸有詞地說:“ I am losing  my mind”

不料辦公室內的三位秘書都笑了起來。因為在一起工作多年了,

我知道她們絕不是在嘲笑我,我馬上向她們請教是什麼地方出了毛病。

其中一位告訴我說:“ Your are not losing your mind. Losing your mind means being crazy (喪失理智,發瘋)。”

這時,我才明白,我的自以為是的“創造慾”又出了洋相了。原本我是想說:

“我的記憶力是越來越差了。”卻變成了“我要發瘋了!”

於是,我也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來了。

She is out-------

在忙了一天快要下班時,突然想起中午新收的病人不知如何了,正欲前往查看,

忽見清潔工從房間出來,便順口問了一聲 “ How is she doing (她現在怎樣了) ?”

“She is out”清潔工答道。“Out?”我想我當時的神情一定緊張又恐懼,

對著困惑的清潔工結巴地道:“Out, I mean......”“Sleeping?”同我一起值班的護士追問。

“Yes!”清潔工說道:“She is totally out, I mean she was sleeping that she didn't know I was there.”

對清潔工的解釋我心理直罵:你可不可以不用“out”這個字眼!在臨床與生活中,

常用“pass out”來形容昏睡或昏過去,但由於當時我處於工作壓力,

快要下班及當班責任等綜合因素,以至發生這種糗事,真是尷尬。

 

英文烏龍事件目錄   回首頁

※建議使用IE4.0以上版本瀏覽器,解析度設為800*600全彩,以取得最佳閱讀品質※

2001年08月12日